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基督徒论坛(学术版)

这里是耶儒对话、耶儒融合的网路学术资料汇集(1200篇显示约700篇)

 
 
 
 
 

日志

 
 
关于我

2005年孔诞前夕,本论坛最初为应对儒家复古派而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儒家基督徒文化研究者建立。论坛因故曾辗转多处,2005年底落脚于改造博客网bokee.com资源而来的有门槛的学术论坛。2013年由博客网迁于此处。这里是追求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的“儒家的基督徒”网路学术资料汇集(不仅仅停留在耶儒对话上)。这里呈现出自从利玛窦以来基督信仰扎根于中华文化土壤的一条清晰的“儒家基督徒神学”文化流脉。如需在此发表最新相关学术资料请直接投稿论坛管理员rjjdt@126.com。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

网易考拉推荐

学者提出中华民族更应是“羊的传人”  

2013-03-23 17: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者提出中华民族更应是“羊的传人”

新华网北京2012年12月25日电(记者黄燕)一位党校教授历经多年的研究发现,

或许可以为中国人庆祝舶来的圣诞节提供一个“理直气壮”的依据。

中共南通市委党校教授、图书馆馆长黄杨提出,相较“龙的传人”,中华民族更

应是“羊的传人”。

他说,被视为中华民族血脉的羌族,其名“羌”是甲骨文中最早记识族号的唯一

文字。而在甲骨文中,“羊羌同义”,因此羌人又被称为“羊人”,其图腾就有

羊。

“翻阅古代中国有关‘羊’的文献资料,就可发现它被赋予了丰富、深刻的文化

内涵,在语言文字上也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成为义、善、美、吉祥和榜样的象征

。”他说。

美学的“美”、吉祥的“祥”、榜样的“样”、善良的“善”以及繁体的“义”

都包含有“羊”字。

“这几个字,在中国人的哲学里,意义绝非一般。”他说,“‘义’(繁体为‘

義’)中之‘羊’象征崇高,‘善’中之‘羊’象征道德,‘美’中之‘羊’代

表美;‘样’中之‘羊’象征楷模,‘祥’中之‘羊’象征吉祥。”

黄杨还对“样”有独到理解:“中国人积极倡导的榜样的‘样’,‘木’字旁可

视为自然的‘十字架’,就犹如耶稣最初在十字架上的“羔羊”形象。作为十字

架上的‘羔羊’,耶稣是信徒敬仰的上帝之子,也是学习的榜样。”

“东西方文化有相通之处,蛮有趣的。”

黄杨对“羊”的关注源于就读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期间。他在学习美学时对“羊

大为美”带来的一连串发现产生了兴趣,以至于1983年提交的毕业论文就是《论

美的起源》。

那以后,他只要看书查资料发现“羊”的相关信息就收集起来,“为此做了20多

年研究、收集了20多年的资料,够写一本20万字的书了”。

黄杨曾为党校学员开过《中华民族的历史发轫——中国古代羊文化》的专题讲座

,听众反映“比较新奇”。一些有历史、考古等教育背景的学员也提出,这是一

个极其复杂的问题。

2006年,一篇采访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吴友富谈重构中国国家品牌形象的报道,

经媒体转发解读,被认为将放弃“龙”作为中国形象代表,转而塑造新的形象标

志,一时间引发热议,其中不乏反对之声。

而国人崇拜龙的一个最新例证是在2012年争生“龙宝宝”,北京、上海、济南等

多地传出产床、月嫂紧缺的信息。与之对比鲜明的是,羊年忌生子的说法竟致

2009年吉林、上海等省市的高考报名人数明显减少。

黄杨说:“龙到底是什么,说法不一,难以确定。而羊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从

历史上也是可考的。羊文化隐含在我们的汉文字中,隐匿于中国历史的潜流之中

,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代表了我们文化的本质特征。”

他认为,真正能够代表“黄河文明”礼仪之邦及其祥和特质的吉祥物不是表征帝

王、皇权、在一些人看来面目狰狞和张牙舞爪的“龙”,而是作为道德象征、形

象更和蔼可亲的“羊”。


------------------------------------------
“《羊图腾》——中国人也是羊的传人
中华羊氏网 2010年12月20日 中华羊氏快报
    由杨冠丰、杨洪潮、黄淼章三人合著的中国首部“羊图腾”文化专著《羊图

腾——中国人也是羊的传人》昨日在越秀区图书馆举办了首发式,出版方邀请了

至今保留“羊图腾”崇拜的羌族同胞到场并向其赠书。据介绍,本书的出版旨在

把“羊图腾”这一中华优秀文化推向世界,向广州亚运和建设文化强省献礼。

    “5·12”汶川大地震以巨大的代价唤醒了人们对一种文明的记忆,这种文

明就是具有“羊图腾”崇拜的羌族。而羊图腾,不只是属于羌族,它还属于羊城

广州,是岭南文化中心地广州的特有文化元素。本书通过挖掘整合中华羊图腾与

广州羊图腾的历史文化,展示羊图腾文化中“与人为善”、“和而不同”等精髓

,揭示了鲜为人知的羊图腾历史以及羊图腾与广东文化密不可分的关联。

    首发式上,作者杨冠丰简述了羊图腾与中华民族主图腾——龙图腾的渊源:

广义的羊图腾涵盖了阳图腾、鸟图腾、凤图腾,集自然崇拜、生殖崇拜、食物崇

拜、祖先崇拜、道德崇拜于一体。自古,龙羊一体、龙中有羊,羊图腾与龙图腾

一起形成了完整的中华和谐文化形象,恰似“龙凤呈祥”;而中华民族先祖伏羲

、炎黄是龙也是羊,因此,中国人是龙的传人也是羊的传人。作者认为,中华羊

图腾的历史文化,展现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以及“与

人为善”、“和而不同”的民族文化;“羊图腾”承载的“羊文化”,具有人文

与教化的功能。

    广州亚运开幕在即,广州亚运会徽“五羊圣火”以及吉祥物“祥和如意乐洋

洋”都源于广州神话“五羊衔谷”,“与人为善、和而不同”的羊文化也成广州

亚运的文化亮点,首发式上三位作者均呼吁借亚运献礼之际,将“羊图腾”与“

羊文化”的精髓推向世界。

------------------------------
“羊的传人”激起图腾讨论

记者 张春海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月7日第401期 


 【核心提示】“羊的传人”是一场意义不大的争论。龙图腾中蕴含着许许多多

不同的动物形象,无需将龙的原型固定于羊或其他某种动物上。
  龙与中华民族的关系源远流长,其原型和起源,以及能否作为中华民族的图

腾等,均为聚讼已久的问题。而中共南通市委党校教授黄杨没有想到,自己会因

中华民族是“羊的传人”的说法引发争议。

  “羊文化”并非杜撰

  提出羊图腾,出于多种考虑。黄杨认为,虽然很多人认为我国主要的图腾是

龙,但是学术界对龙的原型并无共识。如猪龙,既可说是龙,又可说是其他动物

  黄杨表示,在百姓印象中龙更多地代表了皇权、帝王。与龙相对,羊并非是

人们印象中任人宰割的绵羊。羊角是至尊、力量和美的象征。同时,羊是一种“

好仁”而无恶意的动物,无主动攻击性,充满仁爱之心。而且,从任何角度看,

羊都面带微笑,可代表“和平发展”的国家形象定位。另外,“领头羊”的羊是

创新、进取的象征。如果剔除积淀在“吉事有祥”、“和气致祥”之“祥”中的

封建迷信糟粕,而赋予生活幸福、国家安定、康泰长寿、安居乐业等精神内涵,

则对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黄杨举例说,历史学家、甲骨文专家徐中舒认为,夏朝的主要部族是羌,根

据由汉至晋五百年间长期流传的羌族传说,我们没有理由再说夏不是羌;历史学

家翦伯赞认为:“周族既以羌族女子为始祖母,故其为诸羌之一分支,实无疑义

。”可见羌族在中华民族形成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甲骨文研究学者吴建伟认

为“羊羌同义”。古羌歌谣谓:“龙来氐羌黄河头,征程漫漫几个秋。”从这个

意义上讲,我们是“羊的传人”。

  此外,黄杨认为,“羊文化”隐含在汉民族的古文字中。作为汉民族文化核

心概念的善、義(即义)、美三字均包含“羊”。因此,“羊文化”不是杜撰出

来的,而是有历史以及文字的根据。

  图腾理论能否用于中国

  除“羊的传人”之外,近年来,“熊的传人”、“猪的传人”、“狼的传人

”等观点不断涌现,挑战着“龙的传人”
的说法。对于图腾能否用于中国历史文化研究,学者存在不同认识。

  龙图腾问题由闻一多的《伏羲考》开启。他认为龙是一种图腾,并且是不存

在于生物界的一种虚拟动物,因为它是由许多不同的动物图腾糅合而成的综合体

  一些学者主张,不能套用西方学者经验,采用图腾研究中国的文化。重庆文

理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先胜说:“从学术上讲,我认为中国

人是什么传人的说法是荒谬的,即便勉强可以认为是炎黄的传人,也与图腾无关

。”他还认为,中国从史前一直到春秋战国时期,凤鸟纹图像远比龙纹图像普遍

,拥有同样的尊贵地位,保持了一贯不变的正面祥瑞形象,商人、秦人、满族人

都有关于他们是鸟的后代的传说。按照“传人”、“图腾”论者的逻辑和论证方

式,中国人是“鸟的传人”的说法似乎比其他各种说法更有充分依据。

  另外,一些学者认为图腾是远古时代人类的共同经验,可以用于中国文化研

究。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星德认为,在史前文化中,由于人类对自然界的认

识有限,所以往往借助动物来实现人与自然界的沟通。这种借以实现人类与自然

界沟通的动物便成为日后的图腾。古人类学家已经证明,几乎所有古老文化都有

这种现象。皇帝祭祀时穿着绣有龙的礼服衮,这与人类学著作中介绍的图腾日中

人模仿动物打扮去实现沟通道理相同。

  中西方龙之差异

  在西方国家,龙的形象有正面和负面之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段宝林称,

英国威尔士人就崇拜龙,这并非孤例。不过,英语中“dragon”一般都指恶龙。

一直以来,我们都把“dragon”翻译为“龙”,但今天看来,这是不全面、不科

学的,“dragon”应译为“恶龙”。而我们通常意义上的“龙”应音译为

“loong”,才符合东方龙的实际。

  2008年,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葛岩等人在《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了《Dragon

能否表示龙——对民族象征物跨文化传播的试验性研究》。葛岩对记者说,龙还

是dragon,这不是一个问题。“我们的研究也说明,即便把龙翻译成dragon,也

不会给西方人的中国感受带来负面影响。学者忧龙,就像杞人忧天,是没有必要

的。可以注意2012年春季的一条新闻,美国一家私人公司SpaceX制造了一架航天

飞船,成功地实现了与空间站的对接,这架飞船就叫Dragon。”

  葛岩认为,“羊的传人”是一场意义不大的争论。民族象征是历史上许多因

素共同作用下形成的。民族象征符号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中国人大多习惯认为

自己是龙的传人。“羌人和羊有关,羊大为美,都是古史研究者的常识。别人对

我们的看法会因此而变得正面?熊猫很可爱,我们愿意自称是熊猫的传人吗?关

键是通过努力,用自己的行为和声音改造他人对我们的认知结构。我们做得好,

别人就会知道中国dragon不是《圣经》里的dragon。”

  无需将“龙”的原型固定

  无论是书面文献资料、考古文物资料,还是民间文化中大量活态的资料,都

包含大量的“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的证据。段宝林认为,从民间文化看,中国

各民族有关龙的民俗是如此深入人心,融化在中国人的言行举止中。

  张星德说,龙起源于图腾,最初是人们对图腾的称谓。龙图腾中蕴含着许许

多多不同的动物形象,它们是不同集团的图腾物。龙是一种人文动物形象,随着

社会的发展和人们需求的变动,龙的内涵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近年辽西考古发现

证明这一点。赵宝沟文化陶尊上刻画的动物图形,头部为圆形,身体的幻化、变

化与以后的龙身上的鳞纹非常相像。这是由原型动物向龙变化的过程。因此,无

需将龙的原型固定于羊或其他某种动物上。

  鉴于最近网上的争论,黄杨称,“争论可以说刚刚掀起。一些网友的建议比

较中肯,对我们有所启发;一些看法对我们是一种提醒,要求我们更为严谨地提

供论据。”

  评论这张
 
阅读(14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