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基督徒论坛(学术版)

这里是耶儒对话、耶儒融合的网路学术资料汇集(1200篇显示约700篇)

 
 
 
 
 

日志

 
 
关于我

2005年孔诞前夕,本论坛最初为应对儒家复古派而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儒家基督徒文化研究者建立。论坛因故曾辗转多处,2005年底落脚于改造博客网bokee.com资源而来的有门槛的学术论坛。2013年由博客网迁于此处。这里是追求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的“儒家的基督徒”网路学术资料汇集(不仅仅停留在耶儒对话上)。这里呈现出自从利玛窦以来基督信仰扎根于中华文化土壤的一条清晰的“儒家基督徒神学”文化流脉。如需在此发表最新相关学术资料请直接投稿论坛管理员rjjdt@126.com。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

网易考拉推荐

从天主教信仰角度看“孔子之忧”----反省教会牧职工作者应有的忧患意识  

2013-03-27 13: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天主教信仰角度看“孔子之忧”----反省教会牧职工作者应有的忧患意识

 作者:佚名

                  有幸参加香港教区针对近年来普世教会内频频发生的教职人员“性侵犯”丑闻一个教育讲座,这也是教区领导处于对神职人员的关心,更好的说是【警钟长鸣,防患于未然】。社会新闻媒体的热门的炒作是处于多方面的因素,或是说要看点、要热点或者要卖点(Sensationalism),更深一点说是在向教会发出挑战,无论是何种目的,我们另当别论,这些令人寒心的问题确实也让教会高层(教宗及地方主教)感到头疼和忧心,这也让一些人士对于天主教神职人员独身发出质疑,还有一些悲观者言称【这使神职人员福音见证的可信度直线下降】,这似乎“恋童癖、同性恋及性侵犯等”的道德丑闻是天主教中教职人员独创,或是说归咎于教会的独身制。这种以偏概全及思想观念模糊的错误观点,令人啼笑皆非,上述的道德败坏的性丑闻于80年代,尤其在西方一些国家是司空见惯了,各个社会及宗教团体的案例比比皆是。当然也不是为此为理由在推卸或是掩饰天主教会内实际存在的一些问题,教会所面临的一些道德伦理挑战,确实是一个很值得反思的问题,由此是使我想起了生活在2500多的前的中国的“孔圣人”一生所忧虑的几个问题,我愿意和大家从教会信仰的角度去分析孔子之忧为我们教职人员所带来的启示及反省。
                  孔子作为中国古代著名的教育家不仅一生致力于他的仁、义、忠、信、孝、弟之现实理想的世界,便能够达到世界大同,而且在游说列国及讲学授徒时力行言传身教的原则,鉴于此国人给与他【圣人】的赞誉。孔圣人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及对自己生命之期盼更令人赞赏和钦佩,真理的追求那就是【朝闻道、夕死可矣】,而对自己的生命标准所期盼就是我们重点所分享和反思的—孔子之忧。
                  在《论语》-述而篇孔子说【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他的意思是说:道德不能进修;学问不能讲习;听到义理所在,却不能一身相从;自己有了过失,却不能悔悟改正;这些都是我心中所忧的事<!--[if
                  !supportFootnotes]-->[1]<!--[endif]-->。(英语译文:Confucius said :
                  “ Virtue not cultivated , learning not expounded , not able to
                  accommodate righteousness having heard of it , not able to
                  correct what is not good…they trouble me.”),
                  在这里我们把孔子以上所说的四种忧虑称为:“孔子之忧”,由孔子对自己生命的期盼和忧虑,让我联想到了近年我们教宗本笃十六在面对的【神职人员性丑闻】及教会伦理的挑战所带来的种种指控,可以说是“
                  圣父之忧”了,当然,【这些针对教宗的指控,并不公平,事实上,在谴责及打击这罪行上,没有任何人比教宗本笃十六世做的更多<!--[if
                  !supportFootnotes]-->[2]<!--[endif]-->】。但是我们在这司铎年即将结束之际从一个超性的观点来看我们的“圣父之忧”,这何尝不是送个每位可敬的神父一份珍贵的礼物,昔日的“孔子之忧”又何尝不是今日的“圣父之忧”或是更恰切的说是“神父之忧”。
                  孔子首先以德基础,作为做人做学问的根本之所在,由修德的否定【德之不修】来强调德之必修,他不仅对自己提出德之必修的理念,而且这位伟大的思想家也在日常生活中践行之,正如他的弟子曾子所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教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这仅从自我反省的角度而言,而孔子在此基础上对自己的思言行为上提出了更高的标准,提出了君子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意思是:君子有九件应当留心思考的事;观察事物的时候,要想想是否看的分明,听取言语的时候,要想想是否听得清晰;表现脸色的时候,要想想是否显得温和;表现容貌的时候,要想想是否显得谦恭;与人言语的时候,要想想是否说得真诚;处理事情的时候,要想想是否做的认真;心有疑惑的时候,要想想是否问得明白;胸中气愤的时候,要想想是会将找来后患;遇见可得的财利,要想想是否合于义理。),可见孔子修德是全方位的,一个君子应必备的内外兼顾、表里如一的高大形象,标准如此之高,境界如此之深,难怪孔子为此而深感忧患。由此使我们联想到天主教的教职人员,一个人从天主的召叫到自己抉择去为主的福音服务终身,我们称之为修道人,或是说是弃家修道。修道具有丰富的内涵,我们就狭义地说其中德之必修是度修道生活的基础,一个决定要度修道生活的人,必须常有【德之不修】的忧患意识,正如周景勋教授对此的精辟诠释:【德之修便能强化道德意识;有道德意识,始有宗教意识;儒家注重天命,天命如何下达于人,实在就是通过忧患意识使人体验天命下达,以确定道德意识的在人心中,又透过以德配天,在上达而为天人合一的宗教意识<!--[if
                  !supportFootnotes]-->[3]<!--[endif]-->。】。
                  孔子的志向可以说【志于道】和【志于学】,【学之不讲】是他常怀的忧患,于是他为了在人间实现他道的理念(他的道是:仁、义、礼、忠、孝),即是【学之必讲】,他满怀热忱周游列国,游说君王强调以人为本及施行仁道的治国方略,在那弱肉强食的列国征战的时代,他的这种道的理念很难为统治者所接受,历尽艰辛但收获甚微,他清楚的意识到应该转变学之讲的观念,施教于不同阶层的人,无论富贵贫贱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对待不同的人施予不同的教育方法,这就是他所主张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这样可以使道的理念普及所有的人,于是有游说上层统治者转向讲学在普通的布衣大众,广收弟子,其中较为杰出的有73人,就这样他的道根治于民间,直至今日中华民族的思想理念无不受其影响,可以说深入中国人的骨髓,并逐渐为世界所接受,真是所谓的“孔子之道遍天下”。这一定会让我们想起耶稣在离开世界时给弟子们说【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交给了我,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受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的一切。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if
                  !supportFootnotes]-->[4]<!--[endif]-->】,多么令人值得安慰的使命呀,这使命是为每位教职人员“受之必讲“的神圣职责,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我不传福音,就有祸了】,这难道不是我们像孔子一样学之不讲之忧吗?我若是不传福音就有祸了,这也是我们【道之不讲】的忧患.
                  孔子在对真理的追求信守和真理的执着,可以说很为人赞赏,他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就是听到义理所在,并能以身相从。反则是他所忧患的【闻义不能徙】,这让我们感到孔子颇有为真理殉道的勇气,正如儒家另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孟子所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生而取义者也<!--[if
                  !supportFootnotes]-->[5]<!--[endif]-->;】,试想若是孔子看到他的第五代弟子对真理的执着和奉献精神,该是感到多么欣慰呀!这种闻义而徙、舍生取义的精神在我们教会内不是更为凸显吗?主耶稣为爱而甘愿受死,弟子们为见证耶稣的复活,绝大部分是用生命做代价,以此显示了所持守的真理,世界上的见证最为可靠的就是殉道的见证,不仅是言语而且也是生命,于是天主教会内自然形成一句名言【致命者的血是教友的种子】。做为教职人员,闻义而徙就是对真理的相随与交托,弃家修道的理念也在于此,面对生与义的抉择不是妥协、迁就和迂回,而是为了你的生命之主拥有舍生殉道的精神。为此,我要常怀有【闻义不能徙】的忧患意识来时常警惕自己要【闻义而徙】。
                  孔子自我忧虑【不善不能改】的同时,他也提出【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这就充分显示了不善能改的重要性,俗语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这也是劝人勇于改过的话。孔子的学生子贡在老夫子基础上更进一步阐明和肯定了君子面对过的认识及勇于改过的必要性,子贡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这些都是鼓励我们要勇敢的面对自己,剖析自己,更新自己,千万莫要陷入子夏所说的【小人之过也必文】。由此让我想起我们教宗在面对因个别神职人员性丑闻被世俗新闻媒体炒作和攻击时所说的话:【面对世界的攻击,悔过是恩宠,顺从天主<!--[if
                  !supportFootnotes]-->[6]<!--[endif]-->。】,这是教宗在今年4月15日与宗座圣经委员会庆祝弥撒的讲道的主题。教会面对内部人员的过不是【必文】,而是真正做到了是君子之过人皆见之,正视面对人皆仰之。教会高层面对教职人员的灵修培育方面以及如上所说的神父性丑闻的防范和处理方面,在部分地方教会采取了相应的系列措施,如在爱尔兰自1994年至2003年,爱尔兰教会当局先后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并成立个各种机构<!--[if
                  !supportFootnotes]-->[7]<!--[endif]-->。还有美国主教团、奥地利主教团等也都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为什么还有部分神职人员相继步其后尘?为什么【不善不能改】不能成为这些人的忧患?我想这是教会神职人员圣召培育团和灵修专家们很大的研究课题。
                  以上我们从天主教会的某些角度分享了孔子之忧,从其让我们领悟到孔子这四个方面的忧患,不仅是孔圣人本人对自己生命的期盼,而且亦可以引申到我们当代教会教职人员,教宗、主教、神父、会士及所有度奉献生活者之忧,使我们能真正在为主服务时常常拥有这种忧患,从而使我们能够做到德之必修,师法基督;学之必讲,弘扬圣道;闻义必徙,舍生取义;不善必改,忏悔皈依,唯有如此世人才会认出我们是主的人,我们的见证才是可信的,主的福音才能得以弘扬,世人才会皈依天主。我们作为主的工具,为主来说应是得心应手的,我们在基督内,基督在我们内,这样我们就是主的活的见证与活的工具,由此可见,我们在常有孔子四忧的基础上活出一个超性的生命,因为我们不仅站在修德、取义、从善及皈依的层面,而且我们认识并拥有一个永恒的生命。
                  学年的课程《基督信仰与中国文化》使我我想起了这位伟大的圣人孔子,他可以说中国人心目中的圣人,他的思想和忧虑以及志于道的精神,这岂不是天主圣神的自然启示,正如他所说的【丘之祷久矣!】也充分显示了他心目中道的观念,即是自然宗教的模式,站在教会的角度分析和分享思想理念,难道不正是在升华原始宗教的信仰吗,故笔者浅陋的分析和分享这位圣人道的理念,苦于吾能力的凡凡古文学知识的匮乏,也只能阐述一些站于偏隅的浅显拙见,恰逢司铎年本人也是忝列司铎团的一成员,故以孔子之忧做为自己在主内日臻完善一个标尺,并行文分享为诸位同仁,诚愿有助于我们的铎职生活,是吾之祈愿。
                  最后,我愿意引用圣座圣职部部长胡梅斯枢机于今年4月13日的【致函全球司铎】中的一段话,来结束本文,并与主内同仁共勉:【司铎年闭幕并非一个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作为上主的人民,教会的牧者,我们感谢上主赐予我们这个机会,为自己的铎职祈祷和反思,我们要时常警醒,留心圣神要对我们说些什么。我们将以更大的喜乐,继续履行我们在教会及世界的使命,并对上主满怀信德---深信他是历史的主宰,不论在危机或新的契机中,他必常与我们同在!】。
                  
                  参考书目
                  1990年2月台湾十一版《圣经》思高圣经学会出版
                  斐林丰 教授主编《神学年刊》二零零年 第三十一期 香港圣神修院出版
                  王熙元《论语通释》上,台湾学生书局出版
                  傅佩荣 《解读孟子》立绪文化事业公司出版 中华民国93年3月初版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