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基督徒论坛(学术版)

这里是耶儒对话、耶儒融合的网路学术资料汇集(1200篇显示约700篇)

 
 
 
 
 

日志

 
 
关于我

2005年孔诞前夕,本论坛最初为应对儒家复古派而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儒家基督徒文化研究者建立。论坛因故曾辗转多处,2005年底落脚于改造博客网bokee.com资源而来的有门槛的学术论坛。2013年由博客网迁于此处。这里是追求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的“儒家的基督徒”网路学术资料汇集(不仅仅停留在耶儒对话上)。这里呈现出自从利玛窦以来基督信仰扎根于中华文化土壤的一条清晰的“儒家基督徒神学”文化流脉。如需在此发表最新相关学术资料请直接投稿论坛管理员rjjdt@126.com。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

网易考拉推荐

韩晗:呼唤当代中国的“林公达”——序黄蕉风新书《墨家基督徒》  

2013-03-28 10:5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韩晗  

  
  黄蕉风兄是我微友——即微博好友,彼此素未谋面,却有很好的交往记忆。我知道黄兄的经历很特殊,自幼秉承严父要求,在珠海、香港等地求学,常组织社会文教活动,视野极其开阔,因此,他虽年纪轻轻,却涉猎广泛,尤其热爱宗教,对许多问题有着深刻的见解,也时常在自媒体与公共媒体上发表高论,令人击节。这本《草鞋十字架》,便是他高论的结晶,也是他求学、治学道路上一个值得铭刻的起点。黄兄信得过我,嘱我作序,我本推辞,但实在勉强不过黄兄的一番盛情与好意。
  坦率地说,我对宗教了解甚少,或者说根本谈不上有什么理解。在中国传媒大学攻读硕士时,硕士论文写过基督教与中国话剧的关系,后来到全国各地(当然也包括黄兄的母校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参加过一些宗教学的会议,结识了宗教学界、宗教界的一些师友,使我倍觉荣幸,时常受益匪浅。我深知宗教是一门深刻的学科,非智力过人者不能学。因此,自知愚钝的我,只能用最简短的语言写序,谈谈自己一些粗浅的看法。
  我始终认为,中国社会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当然与西方传教士的努力分不开。基督教之于近现代中国,意义非凡。历史的看,在中国社会现代化的进程中,文学、科学影响的是表象性的东西,而基督教恰是影响最本质的灵魂。而且近代中国人对于西方最早的理解,便是传教士的传教,尔后才有西方的艺术、科学、政治制度与历史文化。但是,传教士在中国的命运恰是最不好的,在教案频发的清末,传教士时常被义和团、小刀会等社会团体杀害,到了民国,绑架传教士似乎成了许多政党、地方武装发人命财的方式;而在抗战期间,一批传教士又保护了不少居住在大城市里的中国人,譬如南京的国际安全区、武汉的昙华林瑞典教区等等,期间,许多了不起的中国传教士、教徒们在圣灵的感召下,又前赴后继,为中国民族的独立与社会的和平而献身——其中包括我敬爱的乡贤、上海沪江大学校长刘湛恩博士,他们正是以信仰为笔,以血为墨,努力让中国走向现代、民主与法制。
  简而言之,基督教传教士与教徒们对于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影响,功莫大焉!可惜现在几乎未有一本官方的出版物,对于他们的贡献有系统性的梳理。但他们的精神却一代一代地被传递下来,我很高兴地看到,年轻的黄蕉风老兄,正是受这些先辈魂灵的感召,既勤于治学,又没有放弃在尘世的耕耘,他这本《草鞋十字架》,既是他内心的明志,又是实践的成果。
  基督教与墨家文化的融合,实际上构成了基督教文明在中国本色化发展,这是文化碰撞的结果,也是文明融合的趋势。数千年来,天主教、基督教的不断变化、适应,实际上就反映了它极强的包容性与普适性。经历了胡思战争、文艺复兴、科技革命与马丁路德改革等一系列变化、碰撞的天主教、基督教,今天的它与伊里奈乌(Ireneaus)、阿诺庇乌 (Anubiaus)甚至托?阿奎那(Thomas Aquinas)等早期基督教先哲们所强调基督精神或许相去甚远,但信、望、爱之心却始终依然。我相信,基督教精神在21世纪里或许会与中国的墨家思想有所融合,但墨家的“兼爱”思想会与基督教文明中的“爱”殊途同归的走到一起,成为了世界人类文明一个大趋势。
  在文学家洪深的戏剧《青龙潭》里,有一个角色叫林公达,这位林先生读过西书并通晓西学,民国时期,他跑到中国农村去为人治病、开设学堂,但却遭到当地村民的不理解甚至迫害,最终将生命献给了自己的启蒙事业。我曾写过一篇论文,认为深受基督教影响的洪深,在这里实际上塑造了一个“中式使徒”的形象,林先生仿佛也反映了基督徒在现代中国的使命——在中国这片土壤里,他们的命运是艰苦的,但又是荣光的,因为他们不但选择的是侍奉主的事业,还承担了为了一个民族乃至全人类的文明而奋斗的光荣使命。因此,在呼唤当代中国的“林公达”时,黄兄的这本《草鞋十字架》,仿佛是那无声的呼应。
  我看好黄兄,默默为他祝福。
  
   韩晗
   2012年12月30日于武汉硚口
  
  (韩晗,85年生人,当代中国最活跃的青年学者与随笔作家之一,武汉大学中文系博士。已连续三次以最年轻获奖者的身份问鼎中国戏剧文学奖一等奖。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中华美学会会员、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黄石港区第七届委员会常务委员、第五届黄石市青联委员,兼任“武汉大学文艺生产与消费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学术方向为文学史语境下的文艺生产、消费与传播问题研究。著述《新文学档案》、《可叙述的现代性》在两岸三地产生了广泛的学术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14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