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基督徒论坛(学术版)

这里是耶儒对话、耶儒融合的网路学术资料汇集(1200篇显示约700篇)

 
 
 
 
 

日志

 
 
关于我

2005年孔诞前夕,本论坛最初为应对儒家复古派而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儒家基督徒文化研究者建立。论坛因故曾辗转多处,2005年底落脚于改造博客网bokee.com资源而来的有门槛的学术论坛。2013年由博客网迁于此处。这里是追求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的“儒家的基督徒”网路学术资料汇集(不仅仅停留在耶儒对话上)。这里呈现出自从利玛窦以来基督信仰扎根于中华文化土壤的一条清晰的“儒家基督徒神学”文化流脉。如需在此发表最新相关学术资料请直接投稿论坛管理员rjjdt@126.com。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

网易考拉推荐

洪业的故事:儒生变成基督徒(《洪业传》书评)  

2013-05-08 17: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业的故事:儒生变成基督徒

作者:杨早

 

(《洪业传》(美)陈毓贤著 商务印书馆2013年1月版)

 


                                
                                  1912年,民国元年,十九岁的洪业在福州鹤龄英华书院念书。他亦敬亦爱亦畏的父亲在这一年去世,而他面临着人生的一个重大选择:是继续做一名父亲那样的儒生,还是接受洗礼,皈依基督,成为一名黄皮肤的基督徒?
                                
                                  与清末的大多数“教民”不同,洪业并非出生于基督教家庭,他的父母也并非与洋人过从甚密的港口商贾,他更不是希图教士周济与庇佑的“吃教的”。洪业会进入一所基督教学校念书,只不过因为他到上海考海军学校未成,一位父执高梦旦(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劝他说:回家乡福州去上美国人办的书院,将来可以办外交,以此报国。
                                
                                  因此洪业在英华书院的头一年,常常嘲笑耶稣不孝,批评基督教不如儒家高明。只是因为学业优良,他才没有被开除。为什么第二年他就来个180度大转弯,愿意受洗了呢?
                                
                                  关于这一点,《洪业传》并没有给出特别有说服力的解释。如校长太太高迪夫人的劝谕,来校传道之人的说辞,当然都会有一定的助力,但仅凭言辩,就能让一位十九岁的、从小饱浸在儒家文化中的聪明少年改弦更张,未免难以让人信服。不过洪业确实在1913年元旦接受了洗礼,更不可思议的是,几个月后,他甚至说服了他的寡母,一位前清知县的遗孀也受了洗,然后是全家。洪业的父亲洪曦若地下有知,对这种家庭巨变不晓得会做何感想。
                                
                                  儒耶相遇,在近代中国是一个大题目。我们也不太清楚利玛窦是怎样劝服徐光启入教的,但从后来梵蒂冈的禁令来看,利玛窦是完全宽容一位中国教徒继续从事祭祖这样的儒家仪式的。而自从罗马教廷严禁这一点后,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大受影响。可见正如佛教东传中国一样,“方便”是最大的推动力。至于洪秀全那样的山寨基督教,无中生有地搞出无数禁忌与等级,被高举儒教大旗的曾国藩打败是迟早的事。
                                
                                  因此按照常理,皈依基督的洪业,也一定会在心中的教堂里,为儒家文化留下一座后花园。他在1912年的一封信里确实是这么写的:“必是神爱人类、喜欢人照他的意旨而生活,但人类逐渐远离他而接近撒旦,所以神派耶稣到西方,派孔子到东方,以拯救人类于万恶之中……天论如何,耶稣和孔子都是神的传信人,是拯救人类的思者。”(《洪业传》P61)
                                
                                  就这样,儒生变成了基督徒,而洪业一生,留学美国,协助创办燕京大学,任教务长多年,再赴美定居哈佛,或许在世人心目中,他几乎是一位美国文化或曰基督教文化在中国的代言人,但正如《洪业传》作者陈毓贤所说:“他在一般人眼中虽是个十足率直而对老法子不耐烦的摩登分子,但骨子里却充满着对旧文化依依不舍之恋情。”(P131)
                                
                                  纵观洪业的一生,他一直在这两种文化的同异中依违游走。大部分时候,洪业服从“先进”的西方基督教文化,如任燕京大学教务长期间,“对学生从不讲中国话,而用洪亮的声音讲英语”,一旦学生成绩不佳,就会被他毫不留情地开除,即使是校长司徒雷登亲信傅泾波也不例外(P139)。洪业因此被不少学生称为“冒牌洋人”,就连正牌洋人司徒雷登也觉得他“太美国化了”,当面对他说:“我相信你这种美国办法行不通。”洪业笑言,当他辞职时,很难说司徒雷登没有在心里松一口气(P147)。洪业真是美国化得可以,他可以在美国各地做一百多次收费演讲,能够为胡适修正他的演讲词,就连被关在日本人设在北大的监狱里,同事们都怀念着烤乳猪的美味,他心里念念的却是“用美国法子”蘸蕃茄酱柠檬汁辣椒末的生蚝!(P225)
                                
                                  然而,回到私人领域,洪业又常常让人觉得他还是那个被父亲耳提面命着的儒生。他给自己定下了“三不”、“三有”的人生原则:“三不”是不做官、不做牧师、不做校长,“三有”是有为、有守、有趣。而且洪业似乎也能像他父亲一样,做到了生平不二色。如果不是1918年他在纽约留学,洪业完全可以加入蔡元培主持的“进德会”,而且是乙种以上会员。
                                
                                  当然我们还必须提到洪业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恋慕、熟稔与贡献。这方面相关的三件大事分别是:主持中国典籍的“引得”工作,为后来治中国学者大开方便之门;暗中与政府联手阻止华纳与斯坦因外运敦煌壁画与简册;晚年在美写出了《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末者看上去不那么伟大,但联系到洪业被日本人关在监狱,命在俄顷,仍念念不忘让家人送杜诗,又与赵紫宸吟诗唱和成集,这种绝境中的选择,最能看清一个人的生命底色为何——当然,基督徒洪业每日依然祷祈神的拯救。
                                
                                  我认为这是最有意思的所在,也是最能读通洪业一生的关键:他从一种文化里走出来,毅然跨入了另一种文化。于是两种文化在他身上共存,不是黄皮白心,也不是中体西用,而是找到了两种文化共通的基质。有时他像一个中国儒生,有时他更像一个美国基督徒,但他终于是无法遽尔定性的洪业。他后来的一切选择,赴美,归国,创校,护校,被难,去国,不归,皆在这种交叉网格中呈现清晰而复杂的面相。
                                
                                  其实何止是洪业,司徒雷登、胡适,我们还可以提及燕京、辅仁、圣约翰、岭南的一大批教师与学生,以及晚清以来奔波于大洋两岸的无数仁人。他们都是这样,以或孔子或耶稣的面目,出现在中国近代史的舞台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