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基督徒论坛(学术版)

这里是耶儒对话、耶儒融合的网路学术资料汇集(1200篇显示约700篇)

 
 
 
 
 

日志

 
 
关于我

2005年孔诞前夕,本论坛最初为应对儒家复古派而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儒家基督徒文化研究者建立。论坛因故曾辗转多处,2005年底落脚于改造博客网bokee.com资源而来的有门槛的学术论坛。2013年由博客网迁于此处。这里是追求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的“儒家的基督徒”网路学术资料汇集(不仅仅停留在耶儒对话上)。这里呈现出自从利玛窦以来基督信仰扎根于中华文化土壤的一条清晰的“儒家基督徒神学”文化流脉。如需在此发表最新相关学术资料请直接投稿论坛管理员rjjdt@126.com。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

网易考拉推荐

利玛窦《天主实义》白话节选8  

2013-06-11 16:1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篇 论教士独身的意义与来由


  原题为:“总举大西俗尚而论其传道之士所以不娶之意并释天主降生西土来由”。


 

  中士说:贵邦既然信仰天主教,人民必定纯朴,风尚必定正雅,愿意听听你们的风尚。

  西士说:人民信奉圣教,常是各有不同的,故信奉的虽然说是同样的道理,但不能有同样的风尚。但是我们西方有许多国家,大体说以学道奉教当作基本业务的,因此,虽然是各国的君王也都很注意保存道的正传。



  教宗的地位



  又有最尊贵的品位称做教化皇(教宗),专门代替天主,颁布教令,以训诲世界为自己的职责,异端邪说,不能在那些国家立足。主持教会者的地位,享受有三个国家地盘(按利玛窦的时代,教宗有几块地盘,握有主权,土地与人民,俗称教皇国,现在教宗还拥有梵蒂冈国,为国际所公认),然而不结婚,故没有承袭和后嗣,只选择贤能者继位,其余国家的君王都臣服于他。因为没有私人家室之累,所以专门服务公益事业。既然没有子女,就专以无数的人民作子女,所以尽心竭力教导众人。亲自不能做到的,就委托有才有德的人,在许多国家中代为教诲治理。信奉天主教各国的人,每七天中停止交易一天,禁止各项工作,不拘男女老幼,尊贵卑贱的人,都聚集在圣殿(教堂)里,参与弥撒祭礼,听讲道理,诠解圣经。



  天主教修会耶稣会士的职务是讲学劝善



  又有豪杰的修士参加于修会,会友们为讲学劝善,奔走四方。其中有敝会以耶稣的圣名作为本会的名号,创立尚是不久,然而已经出过三四个会友,信誉传遍了许多国家,各国都愿他们去,诱导他们的子弟步入真道。

  中士说:选择贤能来做治理国家的人,分发士人来训导百姓,是崇尚道德的国家,风尚会好极了。又听说贵天主教进修会的人,没有私产,而把各会友的财产作为公共的财产,作事没有自己专私的,每做一件事都听长上的命令。年轻时专务修德求学,壮年学成以后才推己及人,用学术来与人相交,用诚意来和人讲信约。我中夏(中国)讲论道德的,也有以此为难的。然而有终身绝色,终身不婚的戒律,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生物自然有的性情,应难以完全戒绝。天主的本性的好生为本,祖先千百代传下来,到我就可以断绝吗?



  绝色虽难有志者事竞成



  西士说:绝色这件事,果然是人情的难事,所以天主没有颁布在诫命上,勉强人都遵守,单叫人自己选择,愿意的就遵守。但这事虽难,却可以考验人和德行,它的难,难在精严正行,凡是人已经引入德行的路,那么路线就稳定不易动摇了。君子修德不怕劳苦,我心里的志向已经立定,那么世界上就没有难事了。假如人把难做的事看作不义,那就难能做义人了。使人生的是天主,使人死的又是谁呢?二件都出于唯一天主,并非由于别的。在天地未有的千万世以前,天主没有生一个生物,好生的性在什么地方呢?人心的卑下暝暗,不能推测极尊贵的心,怎么可以归过于祂呢?况且人要是以天主的心为心,那么不但以传生为义,也有不必生的理。普世人民总合说起来,就像一个完全的身体一般。但是一身的心意也只有一个,各个肢体的功能很多,假如使全身都是头或肚腹,怎样能行动呢?使全身都是手或脚,怎样能看与听?怎样能养生呢?照此而论,不应该责备一国的人,都走一样的路。如说结婚生子,并兼司教,主持祭祀,才算全备。敝意谓婚姻的性情固然难以绝灭,而上主的祭祀,又必须专门而洁身的人,一身担任二个职务,对于敬神的礼仪,必定有荒疏的地方。人侍奉国君,还要忍心克苦本身的,奉事天主倒不应该克苦自己的欲心吗?古时代的人少,修德的风气却盛,一个人可以兼两个职务。现在世界上的忧患不在人少,是在人口众多而没有德行。企图儿女众多而不知道教导他们,这样只是增加衣冠禽兽的人群,难道可以说是增加人类的数目吗?



  耶稣会士不结婚的缘故



  有志于救世的人,深深惋惜当世的艰危,制定为敝修会(耶稣会)的会规,就绝色不婚。不急于生子女,却急于生真道,以拯救援助现世堕落的人为宗旨。这宗旨不更是公吗?再者传生人类的责任,男女平等,现在有贞女许配了还没有出嫁,未婚夫就去世而守义不再改嫁。儒者嘉奖这样的事,皇帝表扬这样的事。那样绝色而不传生后代的人,仅因为守小信于配偶,留在家里不再嫁,尚且受到褒扬。我们的几个朋友,因着奉事造物天主,方便传教于天下,化导万民,而没有时间顾到结婚,反受到指摘,不也太过份了吗?



  传道的人不结婚比较方便



  中士说:嫁娶对于宣道劝人有什么妨碍呢?

  西士说:没有什么妨碍。但独身不娶,愈能安静成全自己,也更方便教导他人。我为先生说明方便的地方,请详细考察,以便明了敝修会士的作风有无根据?

  一、娶妻为生男育女,成室成家。要是生了几个孩子,必须养育他们,要聚集财物作他们的生活费用,做人父的,不免有谋财的心。现世的子女多,那么谋求财产的人也就多了。谋求财产的人多时,就难以满足各人的愿望。我把凡俗事务缠绕在身上,就不能超脱尘俗,必定把能苟且安身算幸运了。要立志勉人为义,怎么行呢?修德行,必定要拿轻看世间财物为要务,我重视偏爱财物,怎样能劝导他人轻看财物呢?

  二、论道的理很是幽深奥妙,人心不免常昏暗,色欲的事又常蒙蔽人的聪明。假如人为色欲蒙蔽了,就像把小的灯光,藏在厚皮的灯笼里,不更加模糊不清吗?怎能达到道德的妙处呢?绝色的人好比除去心目的灰尘,就更加光明,可以通达道的精微。

  三、天下的人们大受迷惑,只为了贪财爱色的两个欲望。以仁爱为怀,努力奋斗救世界的君子,必定拿解救这两个迷惑为当务之急。医生拿相反的药来治病,故热病用寒药,寒病用热药,才能治疗。现在我们讨厌财富的危害,所以选择贫乏,害怕色情的伤人,所以自己选择守独身。这样处理自己,而后对不义的财物与邪色的欲念,才会有所觉悟。故敝修会修士牺牲自己用正义得来的财物,来劝人不要谋不义的财富,出家修道辞去正色的快乐,来劝导人不要迷惑非礼的色欲。

  四、就是有俊杰的才能,倘他的心散而不专一,那么所做的事,必定不会精。克胜自己的功夫,比克胜天下的功夫还要难。自古到现在,历史上记载攻取天下的英雄很多,能克胜自己的人却不多。有志于各处行道的人,不但要克胜自己,并且要防止万民的私欲横流,那种功用的大,就不可胜计了。专心一志还恐不能精细,更何况把心分散到其他事务上?难道你要我事奉漂亮的少女,而生育小孩子吗?

  五、善于养马的人,遇有骐骥骅骝等好马,可以一日千里的。那么谨慎饲养他们,预备战争上阵的用处,怕有恶劣沉溺于色的现象,就从马群中提出来,不使他们与异性接触。天主圣教也找寻豪杰的人,能够走遍世界各处,为讲明道理,防卫侮辱,平息异论,摒弃邪说,而常保存圣教会的正统,难道愿把色情的快乐软弱他们的心志,而不培养他们的果敢勇毅来克服私欲的恶习吗?因此西士专心继承正道,比专注后代承嗣的心还要诚切。好比收获五谷万石,没有人把它完全播种在田里,作为种子的,必定将选择一部分向国君纳税称贡,另一部份为种子,为来年的收获着想。为何在人世间的千万儿女,都完全费在传生后代上,而一点没有留着等待其他用处的呢?

  六、凡事,有人和禽兽相同的,就不可过于重视。操劳为求能有吃的,求有吃的为充饥,充饥为了养气,养气为了抵敌伤害,为保全自己的生命。这些都是下情,人和鸟兽没有多大分别。至于谨慎小心为随从正义,随从正义为检点心志,检点心志为了修身,修身为了推广仁爱,推广仁爱为了报答天主的恩惠。这些都是人生最切要的事情,可以仰合上主的旨意。从此看起来,那么与配偶的情,和专务修德的意志,那个重要呢?天下宁可没有吃的,不能没有道;天下宁可没有人,不能没有教。因着道的急需,可以忽略婚事;因着婚事的急需,却不可以忽略了道。为遵奉天主颁布的圣意,虽然舍弃了自己的身体来承当都可以,更何况只放弃结婚?

  七、敝修会的旨趣没有别的,不过要把正道传到四方。假如这个道理在西方行不通,那么敝修会友迁到东方去传道,在东方行不通的话,又迁到南方或北方去传道,为什么白白限止自己在一个地方呢?仁爱的医生,不限制自己在一个地方,一定要跑遍各地来拯救各处的病人,才能称做博施。结婚人的身体缠绕在一个地方,他的天职不能超过齐家,或最多治一个国家而已。因此中国的传道者,没听说有到外国去传道的,因为夫妻不能离开啊!我们会里的会友,要是听说有可以传道的地方,虽然在千万里路以外,也马上就会去的。没有要寄托妻子的顾虑,就把天主看作父母,把世人看作弟兄,把天下看作自己的家,胸怀中所涵养的志气,好比蓝海苍天一般的伟大,岂是个平常人的气量?

  八、凡彼此之间形相似,那么彼此间的性质也很相近。天神没有色欲,绝色的人,他的光景相近天神,因为身在这地上,而却相似那些在天上的。以有形的人,而仿效无形的天神,这就不可和鄙人庸学相提并论了。像这样清净学道的人,自己有什么祈祷天主的?就只为了天旱、或为了妖鬼作怪,或遇上了水火灾的变异来求解救,天主大概都鉴临俯听的。不然的话,上主怎么能宠爱这样的人呢?

  不过我讲这几条理由,只是特别用来解释敝修会不结婚的意义,并不是反对婚姻。因为娶妻是顺理成章的事,并不犯天主的诫命。也不是说不娶妻子的人,都是相似天神的。假如绝色不婚,而不去诚恳地修练人伦道德,岂不是徒然吗?不料中国有舍了正色,而玩弄邪色的,除去女色而玩弄顽童的。这辈秽污的人,西方的君子人连谈都不愿谈,怕染污了自己的嘴巴。虽然是禽兽,也只知道阴阳交感,不会这样违反天性的。人如果没有羞耻心,那么他可以犯罪到什么地步啊!敝会的会士,好比收了种子,不把它们播种在田地中,先生还以为不可以,何况随便把种子抛弃在沟渠里呢!

 



  辨驳无后为不孝的学说



  中士说:合理的话,能够说服人心,胜过锐利的刀剑。但是中国有经传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说法如何?

  西士说:有人解释说,那个时代和现在的时代不同。古时百姓不多,人类应多繁衍,现在人数众多,应暂缓生育了。我的意思,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并不是圣人传下来的话,是孟子说的啊!也许他承受了错误的传说,也许是用来解释帝舜不告而娶的意义,而别人反而有了假托之辞。《礼记》一书,有很多地方并非是古代的议论,后人集当代的礼,就杂记在这些经典里。贵邦拿孔子看作大圣人,在《大学》《中庸》和《论语》里,孔子论孝说的很详细。为什么他对这个大不孝的戒律,他的弟子和孙子,反而没有传说过呢?而到了孟子才著书立论呢?孔子把伯夷和叔齐看作古时的贤人,以为商朝三仁人之二。既然孔子以仁与贤来称赞这二人,一定相信他们的德行都成全无缺了,然而这二个人,却都是没有后代的。那么孟子以为不孝的,孔子却以为仁,不是就抵触矛盾了吗?所以我说把没有后代看作不孝,绝对不是中国的先进的意思。假如没有后代果真就是不孝的话,那么做儿子的人,应当一天到晚专务生孩子来延续后代,一天也不可间断,岂不是引诱人受色情的累吗?这样说来,帝舜也还不算是很孝的人哩!因为男子在二十岁以上,一定可以生孩子了,帝舜到了三十岁才娶妻,那么从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的一段时间,就不算孝。古人三十以前不结婚,那么在十年之间,都是不孝了。比如有个匹夫,自想没有后代就是不孝,有后代才算孝,连娶几个小老婆,生了许多儿子,老守在自己的故乡,没有做过其他好事,这就可以称做孝了吗?学道的人,平生远游他乡,辅君匡国,教导人民忠信而不愿生子。依照前面的舆论,就是大不孝了,然而对于国家人民有大功,舆论却称他为大贤人。孝与不孝是在内心,不在外面,在我自己,而不在他人。得子不得子有天主的定命,有求子而不得的人,怎么有求孝而不得孝的人呢?孟子曾说:“求则得到,不求就失掉,是求有益于得的,因为这个求是在于我呀!求而不得,得不得有天命,是这求没有一定的效验的,因为这求不求在我,而得不得在天。”用这方法求子孙,不一定能得到,何况要拿来当作大德的标准呢?

 
 
 
  三种最大的不孝



  西方圣人论最不孝有三:第一是使父母犯罪;第二是杀亲;第三是剥夺父母的财物。天下许多国家,都把以上三者为最不孝的事。到中国来后,反听说没有后代是不孝的罪,而且比上述三者还重!



  天主、国君、家长、为三“父”,违背是不孝



  现在我为先生定孝子的界说。要定孝的意义,先要定父子的关系,人在世界上有三种父:第一是天主,第二是国君,第三是家长。要是背逆这三种父的意旨,就是不孝子了。天下有道的时候,三种父的意志不相悖逆,因为作下父的人,一定命令自己的儿子奉事上父的,而做儿子的人,孝顺一个父,就兼尽三种孝道了。天下无道的时候,三种父的命令相反,下父不顺从上父,自私自利要孝儿子奉事自己,不顾上父。做儿子的,该听最上父(天主)的命令,虽然违反下父的命令,也不妨害自己的孝道。假如顺从下父而背逆上父,当然算大不孝了。国家的元首和我互相成为君臣,家长和我互相成为父子,假如同天主大父比起来,世上的人虽有君臣父子的分别,也就成为平等的弟兄了,这点不可以不明白。泰西境界的万国,都称为出圣人的地方,因为世代都有圣人。我观察百代以来,敝地圣人中的尊者,都必是终身不娶的。圣人是世界上的表样,难道天主立他们为表样,而他们自己却可有不义的行为吗?那些为积集财物的,或为了生活问题,为了偷安懒惰而不结婚的,是卑贱之流,怎足道呢?至于我们会友一心慕道,事奉天主,救世人归到本原,且弃绝色欲等类,若专靠人们鄙陋的识见,没有真理可依,就是不可以的。然而许多圣人以身作则的,在先立了表样,万国的贤士们赞美过,有实在的理由相符合,有天主的圣经作根据,也可以姑且随这种志向了吧!拿有承继的后代为急务的,只是因不知道事奉天主,不安于天命。不信有后世的人,以为人去世以后,已经完全绝灭消散,不存留什么,真可以说没有后代了。我现世奉事上主,希望在万世以后,还常常奉事祂,怎么会有无后的忧患呢?我死了以后,我的神明完全存在,应当更加新鲜丰润,所遗下空虚的躯体,儿子埋葬也腐烂,朋友埋葬也腐烂,那么又有什么选择呢?

  中士说:为学道而不婚,真合理。我国大禹当乱世治洪水的时候,巡视奔走九州,八年的时间在外面,也三次经过他家的门口而不进屋。但现在是太平的时代,士人有家室有什么妨碍呢?

  西士说:唉!先生以现在为太平时代是错了。智者以为,现在的忧患,比夏禹时候的灾害还要大呢!世人成群的成为瞎子聋子,不能看见听见,那么这种残害不很深重吗?古时的所谓不吉祥,由外面而来的,人还容易看到而快快提防,所伤害的不外财物皮肤之类。现在的祸患,由人内心突发,哲人们虽觉察而还难避免,更何况是平常人?故为害就实在很大了。好比风雷妖怪的伤人,不伤外表,而侵害到人的内里。



  天主是人类的大父和共君



  化生天地万物的、大公的父常常掌管和安养万物,祂也就是至高无上的共君。假如世上对他不敬仰奉事,那就无父无君,是极不忠孝了,不忠不孝,还能存什么道德呢?把金、木、土、泥去铸造雕塑成不知道什么人的伪像,引诱愚民流氓去叩拜祷告,说这是佛祖,或这是三清(按三清为玉清、上清、太清,是道家语)。更有兴起淫秽的话和奸邪的说法来阻塞正道,使泛滥心中,而不得归到正宗。又把空和无作为万物的根源,岂不是把天主当作了空无吗?把人类与天主看作同体,不是把上主的尊贵,和卑贱的奴役平等了吗?放纵这样荒诞狂妄的思想,把天主无限的威灵,看作和土石枯木相等。把天主的无穷仁慈,颠倒成为玷污缺陷,有寒暑与灾异,就感到不愉快而忧闷,侮辱君父竟到这种地步,是因为“昭事上帝”的正学,已经荒废很久了。小小的官吏,略能讨好百姓,就为他们建祠立像,郡县各处,都是活人的祠堂;满山满城,都能遇到佛殿神宫。怎么对天主尊神,反倒没有一个小祭坛来敬礼朝拜的呢?世上的人,都学习欺诈,冒充众人的导师,来传扬虚名,供养口腹,又冒充人众的父母,求名誉弄金钱。而对于世人的大父,宇宙间的共君,反去消灭他的踪迹,偷窃他的权位,真是危险极了!我想假如大禹生于现在,不但是八年在外奔走,必定会绝对不成家,一辈子巡视世界各地而不忍远离了。你要我们几个会友,有儿女的心,有兄弟的情,但你把现在看作了怎样的世代呢?

  中士说:称这世代为乱世,那么乱就说不尽了。现在的贤者讲学,急求外表,而不讲究内里,故外表与内里终究都坏了,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内里积了恶,而不很快就发现在外表的。也有儒家的人,随自己的私人智慧,附会佛老二氏的见解论来世,好比乞丐求吃人家的余饭,紊乱了正学。不像贵邦的学者,把万学都总归到一个始元。这个道理既明显,人人都可以明白,但只要肯用心思索一下众事物的状态,就知道事物都有一个始元,不是其他事物所可以比的。圣人、佛、神仙、都是由人生的,都不可以称为始元的,不是始元,就不是真天主,又怎么能给世界颁布诫命呢?假如知道有始元,那么人生处世的道理已经确定,除了奉事天主以外,还有什么其他比这个更重要的学问呢?比如一身的四肢,各部份都愿意生存,然而忽然有刀枪将要击他的头部,手脚自然会去抢救保护的,虽然预见到要受伤残,也不能罢休。尊教清楚知道天主是事物的始元,那么凡是看到恶行,听到恶语,有道理或违背教义的,就像矛刀要去刺天主一般,就很迫切地去保护。这是因为知道天主在万有之上,天下更无其他事物可以崇尚,所以不但不想念妻子财物,就是自身的生命,也将是忘掉不顾的。我们一般人世俗心肠已经根深蒂固,好像思慕企望天主,但信仰浅薄,谈不上舍生命弃妻子的事。有时因为上主或道德的缘故,移动半步,或一点极小的破费,还都要吝惜,可叹!但我既屡次领受大教,称天主无所不通,无所不知,他既然是世人的慈父,怎能忍心我们长久居住在昏暗中,不认识本原的大父,彷徨在这人生的道路上?为什么不亲自降生到世界上来,亲自引导迷途的群众,使天下万国的人,都能认识真父,绝对没有二个真主,岂不痛快吗?

  西士说:希望先生问到这事已经很久了,假如中华学道的人,常问这个道理,必定已经得到了解答。现在我想说明世界上治乱的因由,请先生听着吧。天主当初创造天地,化生人类万物,你想就这样的乱和苦的吗?完全不这样啊!天主的才能最灵敏,他的心极仁慈,生育人群,造化天地万物,怎能忍心放置人类在这不安定不吉祥的地方呢?



  创世时初人的优点



  当初创世的时候,人本来没有疾病死亡,常是阳春和气,常常是很快乐的。天主命鸟兽各类顺听人的指使,没有敢侵害人的,但也命令人听命事奉天主,乱与灾害,都是因人背理犯天主命而来的。人既然违背了天主,万物也就违背人了,因着这些自作自受,许多祸患就生出来了。世人的原祖,已败坏了人类的性根,后代子孙,都受了遗害,不能承受到完善的本性,生来带有缺点,又多互相效法丑行。于是有人怀疑,人性本来就不是善的,但这也就不足为奇了,并不是由天主而来。人的习惯,可以说是第二个本性,所以究竟出於本性还是出于习惯也就难分辨了。虽然人的性体本是善的,不能因着作恶而消灭,故凡有愿意发奋改恶迁善的,只要回心转念就可以成功,天主也必定加以保佑。但是人的善既然已经削弱,又习惯丑恶的事,所以容易堕落,而难能行善了。天主以父亲的慈爱可怜世人,自古到现在使神圣辈出,为人类立表率。但到后来淳朴的风气渐坏,圣贤的人又多已死去,以致随从私欲的人日多,依理性做事的人日少。



  天主降生



  于是天主大发慈悲,亲自降生救世,饱尝人间疾苦,在一千六百零三年前(可见此书为一六零三年成稿的),岁次庚申,在汉朝哀帝元寿二年,冬至后三日(冬至常在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后三日即十二月二十五日)。选择贞女为母亲,没有交感,托胎降生,名字叫耶稣,意思是救世者,亲自立训,在西方教化三十三年,又再升天去,这就是天主的行实。

  中士说:话虽然如此说,有什么理由可以证明?当时的人,怎样考检耶稣不但是人,实在是天主呢?假如只是他自己说的,恐怕不足凭信吧!



  西欧称圣人的要点



  西士说:泰西的法则,称圣人比中国还要严格,更何况称天主呢?以百里的地方称君统治,能使诸候朝贡,得到天下,虽然不行一点不义,也不杀一个无辜的人,我们西欧国家,也不称他为圣人。有超世的君王,抛却千乘的国土去修道,抛弃荣华,生活简约,我们也只称他廉罢了。所谓圣人,是钦崇天主,谦卑自制,然而他的言行过人,都是人力必不能做到的。

  中士说:什么叫做过人呢?

  西士说:拿已往或现在的人事来教诲人,不必要圣人就可以做到的;有志于名的,都可以自己发奋勉力而就能做到的。假如以天主和未来的事,教训百姓,宣扬圣道,难道人力能办得到的吗?只有天主才能做得到。用药来治病,是做医生能办到的事;以赏罚公正来治世,而世就治了,是儒家可以做到的事。这些以人力能办得到的事,不应该用来做是否圣人的凭证,假如有神妙的功业,和超绝的德行,相似造化,不用医药,医治人不可医治的病,复活已死的人,像这样的事迹,是人力所不能做到的,必定来自天主的能力,敝国所称为圣人的,都是这类的人。假如有人自己夸赞自己的圣德,或朋友们代为矜夸,不敬畏天主,用邪术魔法做怪异的事,来迷惑愚俗,自大而悖乱天主的功德,这是很大的罪恶,对这样的人,西欧国家像防范水火一般,何止于不能称圣呢?



  耶稣在世时证明自己是天主



  天主降生在世的时候,所显圣迹极多,他的作为又远超过所有的圣人。圣人所做的奇事,都靠天主的力量,天主则并不靠谁的力量。西方上古有很多的古圣人,在几千年前,就预先在经典里详细记载天主降生的意义,并且指出预定的时候,到了时候,世人争相盼望,而果然遇见了。考察他的作为,同古圣人记载的,完全相符合。他走遍各地,训导人民,命聋者听见,瞎子看见,命哑吧说话,跛子走路,又命死人复活,天地鬼神都敬畏他,而听从他的命令。既然符合古圣人所记载的,又增补了以前的经典,把这个伟大的教化,流传到世上。传道的功业既完毕,就在自己预先说明的时候白日升天。当时有四位圣史记录他在世的行实,和他的教训,传留到许多国家,四方的人民都大批的信从他,而且世世遵守祂的规诫,从此西欧许多国家教化大行。考察中国的历史,当时汉明帝,曾听说此事,派遣使节到西方去求经。使节在半途,误以为身毒国就是,取佛经回来流传中华。直到现在,贵邦中受他的欺谎诱惑,没有听到正道,真是学术上的祸害,难道不惨吗?  

  中士说:考查时候相符,考察这人是很通的,考察事迹又没有什么可疑惑的。我愿回家沐浴以后,再来领受天主的真经而拜先生为师,进入圣教会的门。因为明知道除这门外,在世得不到其他正门,来世也得不到天福,不知道真师允许吗?

  西士说:只因为要广传这个圣经,我与两个英勇会友,弃家离乡,并艰苦辛勤跋涉几万里,来侨居在异乡异土,毫不懊悔。现在先生诚心喜欢听受,是我的大幸。然而沐浴只能除去身上的污垢,而天主所厌恶的却是心里的过错。故圣教会有进教门的圣水(指洗礼),凡是要信奉天主道理的,深自痛悔以往所犯的罪过,诚心愿意改过迁善而领洗,就得到天主的爱护而完全赦免从前的罪恶,像孩子初生下来一般的纯洁。我们的意思,并不是要做人师,只是怜悯世人的错误,愿引人回到原路上,进天主圣教,我们都是同一共父的弟兄,岂敢承受老师的名称?而辱为人师的礼呢?圣经的文字和中文不同,虽然没有翻译完,而要旨已经译好。我上面所谈有关宗教的几端,都是这道理的关键。愿学道的人,回家玩味前数篇里所讲的事理,要是都没有疑惑的地方了,那么再受经领洗入教,有什么困难呢?

  中士说:我此身来自天主,却长久不明白天主的道理,幸得先生不怕八万里长途风波来远地传道,指明异同的地方,使我听了,明白从前的不是处,获益很多。并使我在今生得承行天主大父的圣意,而遵守他的诫命。我静静地想起来,很是愉快,并为从前深感可惜。我当退回家里,温习所听的道理,记录下来不使遗忘,希望能尽听这归化的道理啊!愿天主保佑先生,发扬天主的教化,使我们中国能家家传习,人人诵读,大家都成为修善不做恶的人民,功德广大,岂有限量啊!


  评论这张
 
阅读(35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