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基督徒论坛(学术版)

这里是耶儒对话、耶儒融合的网路学术资料汇集(1200篇显示约700篇)

 
 
 
 
 

日志

 
 
关于我

2005年孔诞前夕,本论坛最初为应对儒家复古派而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儒家基督徒文化研究者建立。论坛因故曾辗转多处,2005年底落脚于改造博客网bokee.com资源而来的有门槛的学术论坛。2013年由博客网迁于此处。这里是追求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的“儒家的基督徒”网路学术资料汇集(不仅仅停留在耶儒对话上)。这里呈现出自从利玛窦以来基督信仰扎根于中华文化土壤的一条清晰的“儒家基督徒神学”文化流脉。如需在此发表最新相关学术资料请直接投稿论坛管理员rjjdt@126.com。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

网易考拉推荐

何少华:对谢扶雅“基督徒君子”的解读和思考  

2015-12-02 14:3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谢扶雅“基督徒君子”的解读和思考

何少华

    自1807年马礼逊将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至今已有二百多年,究其时间不算太短,可是观其在华发展之现状,还不容我们太过乐观。虽然在华信徒已有千万之众,但基督教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力依然不大,始终未进入中国文化的主流,处于被边缘化的状态,其本色化的进程仍有待进一步推动。那么在此处境之下,中国的基督徒又该如何应对呢?中国当代著名的基督教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谢扶雅先生(1892—1991)在他的时代就曾提出了“基督徒君子”这样的概念,“殷切希望中国于不久的将来能够产生大量‘基督徒君子’。只有他们,才能创造一种具有基督教精神的中国新文化,而有大造于全世界的天国来临。”以下我们就从对“基督徒君子”的解读中来看其带给现今教会怎样的思考。

一、“基督徒君子”之解读

    谢扶雅在1970年出版的自传体著作——《巨流点滴》的结论部分提出了“基督徒君子”这样的概念,在1987年写给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汪维藩教授的一封信中也提到了他曾在60年前提出的“基督徒君子”一词,并流露出称赞汪教授为基督徒君子之意。虽然我们无从考察谢扶雅在60年代首次提到“基督徒君子”这一概念的文章,但我们从他的多篇论述中可以看出基督徒君子也是谢扶雅一生追求的目标,当然在我们的眼中这更是他一生的最好的写照。那么基督徒君子在谢扶雅的思想中是如何来界定的,他又有什么特征呢?

1、何谓基督徒君子

    在谢扶雅的思想中,首先,“基督徒君子”指的是“本色基督徒”。在其一篇文章中,他曾发出如下感慨:“基督教在中国之前途,与其谓将决定于本色教会或本色神学的造成,毋宁将视中国本色基督徒之能否产出。”并且他解释了为什么要使用“君子”一词,他谈到“我之所以采用了‘君子’的名称,不过意味着我们中国的宗主兄妹和教牧师们应勉为养成中国型的基督徒,而不可像西方的洋教徒模样······应多具本国风的学养与德操,不要被国人讥评为洋化或媚洋崇洋。”

    其次,谢扶雅认为基督徒君子应具有君子般“忧国忧民”、“民胞物与”、“无畏牺牲”的道德操守。因为在这一阶段的中国保受内忧外患,不能仅仅要求中国的“现代化”,而忽略了实质的东西。更应该看到的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前提乃是需要一批品格高尚的正人君子,扫除古老积弊,树立新风尚。

2、基督徒君子之职责

    谢扶雅不仅对基督徒君子进行了概要解释,同时还对于基督徒君子的主要职责加以详细说明。他认为“诚欲见中国之宏播基督教,则所第一望于吾国基督教通人者(对于基督教已具有相当之研究,并能甄别现代基督教之菁华与糟粕者)。惟在速能躬践力行,以成‘君子的基督徒’。”而这躬践力行体现在以下几方面,即基督徒君子的职责所在。

    首先,一个中国基督徒必须也是一个爱国主义者。虽然中国现今的爱国分子不必为基督徒,然而凡是中国的基督徒除了遵守诫命要爱上帝及爱人如己外,更要热爱自己的祖国和同胞。其次,作为一个中国基督徒,在祖国陷入危难之际必须尽力负起救国救民的的庄严使命。基督教核心信息即是救赎,中国基督徒对自己民族的挽救,更是责无旁贷。再次,生为一个中国人,更是作为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基督徒,更要切实了解中国历史,深刻研究中国文化的根源与发展。此外,中国基督徒也必须由包容的心胸,尊重其他宗教的教义,在服务社会上寻求合作。最后,谢扶雅强调中国基督徒拥有天国子民身份的同时在地上也是一个中国公民,自然必须坚持公民应有的权利与义务。在谢扶雅看来,中国所缺乏的正是这样一批可以称为君子,并敢于承担这种社会责任的基督徒。

3、基督徒君子之神学探源

    谢扶雅对于基督徒君子的界定与渴望充分体现于他的神学思想中,究其神学来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直探基督”的主张,以及中国基督教神学应该具有的现世关切性和实践性的特征。

    谢扶雅认为,“我们今在中国所应传的福音,是要直探耶稣基督本身······但耶稣基督由完全神性与完全人性两者结合而成的品格,是他普爱、道德勇气与牺牲精神的泉源,是全世人的最高模范,是最适合于现代中国人所应慕仰而追踪。”况且耶稣曾明白地宣称“我在父中,父在我中”、“我与父原为一”,耶稣无疑是最伟大的“天人合一论”者。中国自古有宗贤崇圣的传统,既然我们尊崇孔子,当然可以尊奉一位比孔子更伟大的大宗师。因此谢扶雅尤为让人关注历史中的基督,重视其济世博爱、民胞物与、无畏牺牲的理想的模范行为和从中表现出来的道德品质。而这也无疑是君子应该具备的品质,作为基督徒君子,更应如此。

    关注现世就必然要求伴随实践,因此我们把这二者放在一起来谈。在谢扶雅看来,“中国正统思想是淑世主义,而非出世主义。”既然中国人注重现在的生命,基督教就要深入世俗中而去感化世俗,这就要求落实到现世的实践中。而中国文化即具有实践性的特征,谢扶雅认为中国文化的精神全部系在一个“道”字上。耶稣曾宣称:“我是道路、真理、生命。”其中,祂配给了“道”、“路”给中国。无论是“道”还是“路”都是需要人们去行的,“行”是基督徒外在的道德品质的外在化,也意味着完成基督徒所应负有的社会责任。这这无疑也是作为一名基督徒君子所应具有的情怀,负起完备的社会职责。

二、“基督徒君子”对当代基督教之积极意义

    不仅在谢扶雅先生的时代亟需基督徒君子,在当今的时代仍然需要。纵观基督教之发展,直至今日,仍有人在为是“中国基督教”还是“基督教在中国”而争论不休,基督教之本色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我们面对世俗之冲击、文化之冲突甚至在社会上丧失话语权或是甘于沉默的基督教会之光景时,基督徒君子在哪里呢?我想每一位上帝的儿女都义不容辞。在现今的世代的“基督徒君子”又该担负起怎样的使命呢?

1、福音使命

    从我们成为基督徒的那一时刻起,我们就承接了基督托付于我们的大使命,即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所以我们每一位基督徒都担负着福音使命。但在今天思想文化高度发展的今天,传福音不仅仅用言传,更重在身传。耶稣当年传福音的方式最重要的就是以身作则,将他自己心目中的宗教在他行为上实行出来。正如谢扶雅所说:“如诚欲传基督教,与其教人以有关基督教的知识,与其教导圣经及神学,无宁更以自身为表率,而作出一个真正基督徒的模范。”何况中国自古的文化即强调以“行”为“知”。所以,耶稣已经为基督徒树立了典范,作为中国的基督徒更是要效法耶稣,以自己为模范去潜移默化地影响别人,用本国本土本色的方式传扬基督。在《圣经》中也如此为我们定位:“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是世上的盐。”(参太13-14)因此,基督徒的天职就是作光作盐去影响这个世界,就是在积极地入世中履行荣耀的使命,在中国现今的处境中更是如此。

2、文化使命

    在今日的中国,物质极大丰富的同时,思想精神层面却似乎出现了断层,失去了传承,儒家文化日渐式微,多元文化成为主要思潮,人民心灵陷入巨大的空虚。这是基督教发展极好的历史机遇,却也是极大的挑战。中国的基督徒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中也自然而然必须得承担起文化的使命。谢扶雅先生曾有过这样的远见,“他认为,基督教在今日中国文化的一个伟大使命就是:‘耶稣人格在中国的重生。’基督教有雄厚之组织,握优利之工具,宜能为中国养成基督化人格,以振起中国垂绝之国魂。”就连二十世纪初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陈独秀也主张也用耶稣精神改造中国社会的冷酷和黑暗,来补救中国文化中缺少美的、宗教的纯情感。所以,从心灵和道德层面而言,基督信仰可以引领人们去明确生命的意义,是人们心灵最稳固的家园,也为社会提供了无限的道德资源和公共的价值标准。所以,在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机遇面前,基督教界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上帝的穿越永恒的真理之声达到中国人民的心中,拯救一代迷茫的心灵。这就需要基督教涌现出一批信仰稳固兼具文才的基督徒君子,秉承基督教精神循序渐进地改造中国社会。

3、社会使命

    基督教不是一个独善其身的宗教,基督徒也是生存于关系之中,也必然应该承担相应的社会职责。谢扶雅提出耶稣的使命是“拯人于死亡,援人于陷溺,出人于水火,解救人于束缚、压迫痛苦,而厝之衽席,饷之以神粮,使得健康发育,自由舒展,而共跻于圆满幸福之疆。”今天基督教同样负有基督这一使命,只是这一使命因地域时代不同而有所不同。在谢扶雅时代基督徒有责任反对帝国主义列强以及军阀的压迫,而在今日基督徒同样也有相应的社会使命。哪里有贫穷,哪里有灾难,哪里有不公义,那里就应该有基督徒的身影。信仰不只给人眼光去发现真相,也给人勇气去坚持信念,并推动改革。我们相信,为了行善,为了赏善罚恶,我们要顺服在上掌权者的命令,服从法律制度,但若是制度与法律不是再行善,不再公义的赏善罚恶,基督徒有责任改变它。有使命感的基督徒可以寻求参政的机会,更有效地影响社会,但却不可与世俗同流合污。在今天的中国基督教界,我们同样希望有更多信仰纯正的基督徒进入政界,像但以理、尼西米那样,影响掌权者行公义,好怜悯。

    诚如谢扶雅所言,“如真欲基督教在中国有前途,首先必须培育能与中国人士心灵相通的一批本色基督徒,一批基督徒君子。”这不仅仅是一个建议或倡导而已,这更是对今日中国基督徒的鞭策,需要基督的门徒去践行,效法基督,身体力行,以“行”证其“所信”。正如一本书上所言:“基督徒不爱世界,并不是以逃避世界来证明自己不属世界,而是进入世界,活在人群中为耶稣作见证,并且义无反顾。”

1.  唐晓峰:《谢扶雅的宗教思想》,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710月,第223页。

2.  谢扶雅:《基督教在中国之前途》(1980http://rjjdt.blog.163.com/blog/static/1790755852007610050102/2013.6.24.

3.  同上

4.  谢扶雅:《本色教会问题与基督教在中国之前途》,载《本色之探—20世纪中国基督教文化学术论集》,张西平、卓新平编,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94月,第253-254页。

5. 唐晓峰:《谢扶雅的宗教思想》,200710月,第202页。

6.  或译改善说,主张改变现实世界的缺点,而至于更圆满更丰富的境地。

7. 唐晓峰:《谢扶雅的宗教思想》,200710月,第192页。

8. 唐晓峰:《谢扶雅的宗教思想》,200710月,第230页。

 9. 段琦:《中国基督教本色化史稿》,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中华民国941月,第513页。

10. 段琦:《中国基督教本色化史稿》,中华民国941月,第511页。


参考书目:

【1】段琦:《中国基督教本色化史稿》,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中华民国94年。

【2】唐晓峰:《谢扶雅的宗教思想》,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7年。

【3】谢扶雅:《本色教会问题与基督教在中国之前途》,载《本色之探—20世纪中国基督教文化学术论集》,张西平、卓新平编,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9年。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