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基督徒论坛(学术版)

这里是耶儒对话、耶儒融合的网路学术资料汇集(1200篇显示约700篇)

 
 
 
 
 

日志

 
 
关于我

2005年孔诞前夕,本论坛最初为应对儒家复古派而由金陵协和神学院儒家基督徒文化研究者建立。论坛因故曾辗转多处,2005年底落脚于改造博客网bokee.com资源而来的有门槛的学术论坛。2013年由博客网迁于此处。这里是追求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的“儒家的基督徒”网路学术资料汇集(不仅仅停留在耶儒对话上)。这里呈现出自从利玛窦以来基督信仰扎根于中华文化土壤的一条清晰的“儒家基督徒神学”文化流脉。如需在此发表最新相关学术资料请直接投稿论坛管理员rjjdt@126.com。邮件主题请注明“投稿”。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康熙皇帝是否皈信耶稣基督的争论  

2015-12-28 01:2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熙皇帝信耶稣的经过

作者:  谦顺

康熙皇帝信耶稣的经过
一、认识耶稣

这还得从康熙的老师南怀仁说起。南怀仁,字敦伯,一字勋卿,比利时人。

南怀仁自康熙十年(1671)起担任康熙启蒙老师,服务达二十七年之久,深得康熙赏识。自此之后,他经常谒见康熙,进讲天文、数学、地理、乐理和哲学、神学等知识。康熙则派专人教他满语和汉语,他用满汉文译了不少欧洲的数学和天文学著作,如满文本《欧几里得几何学》等。数学的乐趣吸引了年轻的康熙,他把处理政事之外的时间几乎全用在学习上。学完了几何学、静力学和天文学中最有趣最易理解的东西,又学习了西方哲学和乐理知识。南怀仁自然而然地就传福音给康熙,福音的种子在康熙的心中生根,并逐渐长成。康熙深深地被耶稣基督的一生所感动,越发研读圣经,对圣经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并决志信主,接受耶稣基督为个人的救主,以求得着永生的福分。他在《生命之宝》一诗中也明确表示决志信主,“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是圣子通。我愿接受神圣子,儿子明分得永生。”


  在康熙之前,由于顺治皇帝对汤若望的礼遇,使天主教的传播得到强有力的保护。到十七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的天主教信徒已经达到十几、二十万,主要分布在北京、河北、山西、山东、陕西、江苏、浙江、江西、福建等地。顺治皇帝于1662年去世之后,六岁大的康熙继位,由几位摄政王把持朝政。他们开始时还能维持顺治时对传教士的礼遇,但过了不久,就在坚决反对天主教的大臣杨光先和因重用西方传教士出掌「钦天监」而失势的阿拉伯天文历法学者的合力攻击之下,致使摄政王于1664年发动了对天主教宣教士的逼迫。汤若望和他在「钦天监」的助手南怀仁都遭到监禁,甚至准备要处死所有的西方宣教士。然而,由于皇太后的干预,再加上突然发生地震,摄政大臣们担心上天降灾害,便将他们释放,但「钦天监」的天文历算工作则交给阿拉伯学者负责。

  1666年,汤若望在北京逝世,被安葬在利玛窦的陵墓旁边。1668年,康熙从摄政大臣手中成功地夺回主政大权。他指责杨光先和他的阿拉伯朋友所修订的历法不够精确,故命令南怀仁等天主教宣教士和阿拉伯学者比赛,看谁的算法更准确。最后,康熙评断西方宣教士取胜,南怀仁于1669年入主「钦天监」,接续汤若望的事业。杨光先被判死刑,但念他年老体衰,故恩准他告老还乡。

  南怀仁深得康熙皇帝的信任,常要他讲解西方数学、科学及人文地理方面的知识,并授予他从一品顶带。南怀仁于1688年逝世,埋葬在利玛窦和汤若望的坟墓旁边。康熙继续重用天主教传教士主持「钦天监」的工作,并请几位法国耶稣会修士为自己和皇子们讲授西方天文、地理、数学、科学、人文及基督教知识。这几位传教士在写回本国的书信中,都乐观地认为康熙皇帝已经接受天主教信仰,他下令全中国人民皈信天主已然是指日可待的事,沙勿略(Francis Xavier)和利玛窦等人理想中的「东方康士坦丁大帝」即将出现在「中央帝国」(The Middle Kingdom)。
 
二、礼仪之争

       康熙信主是他年轻时接受南怀仁所传的福音和融合中国传统的基督信仰,南怀仁是他的老师。南怀仁和明代传福音给徐光启的利玛窦一样都是天主教耶稣会的,利玛窦曾指出祭祖和祭孔只不过是表达人们对祖先和古圣先贤的怀念及感恩之情,就像西方人去墓地向故人献花凭吊一般,并没有什么属灵的意义。他甚至认为供在家里的祖宗牌位和孔庙里的孔孟牌位,都祇是祖先和圣贤的象征,并没有鬼神或灵魂附在其中。因此,他认为中国人信仰天主教之后,仍然可以参加祭祖和祭孔的典礼,祇要他们心中不把所祭拜的对象看成神灵,也不敬献供品就可以了。
        而西班牙传教士思想狭隘,坚持把祭祖祭孔等中国礼仪视为拜偶像,反对耶稣会的主张。为了在菲律宾和中国排挤意大利传教士,向教皇申诉并取得教皇敕令,宣称利玛窦等人允许中国教徒崇拜祖先违背了天主教教义,并派特使到中国晋见皇帝,态度骄横,和康熙争辩。1705年,教宗(教皇)特使多罗(Charles Millard de Tournon),要求禁止中国信徒尊孔祭祖。康熙帝接见了多罗,对他以礼相待。康熙帝耐心地向多罗解释中国的礼仪,说明祀祖、祭孔、敬天决不是迷信。他明确指出:“中国之行礼于牌,并非向牌祈求福禄,盖以尽敬而已。此乃中国之一要典,关系甚巨。”并强调:“尔天主教徒敬仰天主之言与中国敬天之语虽异,但其意相同。”而后因多罗态度顽固而发怒,将多罗驱逐出境,软禁在澳门的一处修道院里,直到病死在那里。

康熙继而下令,凡在华传教士均须领票,表明永不返回西洋,才允许在中国居留。传教士的活动因此受到限制。

教宗又于1715年宣布谕令,再次强调中国信徒不可祭祖祭孔,不可用「上帝」一词,并再帕特使嘉乐(Jean Ambrose Charles Mezzabarba)来华,试图说服康熙。嘉乐于1720年11月25日抵达北京,康熙于12月2日召见,次日又设宴款待。12月17 日再次召见,明确答复他拒绝教宗谕令,康熙愤怒之下,作了如下批示:“今见来臣告示,竟是和尚道士,异端小教相同。彼此乱言者莫过如此。以后不必西洋人在中国行教,禁止可也,免得多事。”尽管如此,他仍然采取克制的态度,多次召见嘉乐,试图以理说服对方。在他看来,罗马教廷之所以坚持视尊孔祭祖为异端的态度,是由于教皇听信了在华传教士严裆等人的不实之词,不了解中国的实情。在与教皇特使的交往和来往的函件中,康熙从来未使用过贬斥性的词语,对教皇则始终以“教王”或“教化王”相称。这表明康熙仍抱有与罗马教廷相沟通的愿望,直到他去世前还同传教士保持着一种较为密切的关系。康熙帝虽与罗马教廷决裂,颁布了禁教令,但是终康熙朝并没有实行严格的禁教。清廷所驱逐的还只是未领票的传教士。凡有一技之长,履行手续向清廷领取信票之后,便可留居中国。同时,康熙帝并没有改变招徕西洋科技人才为清廷服务的方针。
 
三、互定异端

后来在1711年4月24日(康熙五十年三月初七),康熙又为北京宣武门天主堂御题律诗一首:

森森万象眼轮中,须识由来是化工。?

体一何终而何始,位三非寂亦非空。

地堂久为初人闭,天路新凭圣子通。?

除却异端无忌惮,真儒若个不钦崇。

       这时康熙已经与梵蒂冈教皇因中国礼仪问题交恶已久,其中最后一句的“异端”系指当时的天主教。因天主教早已单方面把中国的信徒包括康熙、耶和华传教士等人定为异端,并最终与康熙闹翻了,康熙认识到了天主教的狭隘,也反驳天主教为异端,以至于双方互定异端,彼此不和。但这并不影响康熙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他并没有离开基督信仰,而是继续坚持他那有中国特色的基督信仰,并在诗中感叹道若能除却天主教的“异端”思想,能够融合儒家思想的话,基督教将在中国广泛传播,受到中国人的普遍欢迎。其实直到如今,中国基督徒中还是有不少人像康熙那样带有儒家情结的,儒家毕竟不算正规的宗教,所谓的儒家基督徒的存在,也是正常的,我们总不能说儒家基督徒都不得救,那实在是成了福音的绊脚石了。
像后来的来华传教士中,马礼逊、戴德生,伯格里等人都在进行着基督中国化和中国基督化的工作,对儒家思想也是采取比较宽容的,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态度。
 
四、教皇认错

       清代前期的中西文化交流,由于耶稣会士坚持利玛窦的"适应策略"而出现过可喜的局面,又由于礼仪之争而跌入低谷。后来直到1939年,天主教罗马教廷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接受当初耶稣会和康熙的主张,对中国礼仪作出了新的决定,不把中国礼仪当做拜偶像。不过那时已经是康熙死后100多年了。



五、信仰总结

康熙自从接受基督信仰后,一生笃信基督,他热心追求基督真道,在国事纷繁之际,不仅利用时间学习圣经和属灵书籍,还常和那些远涉重洋而来的传教士谈道,追求真理和长进。由于他熟悉圣经和教会历史,在世曾写过许多教会题材的对联和诗歌。

毕竟信仰是关乎个人灵魂的事情,因为真正的基督信仰是因信称义,而不是靠守律法,虽然康熙最终与罗马教皇闹翻了,但是这不会影响其自己的得救,他的信仰可能更像宗教改革后的新教,若按新教的教义来说,康熙无疑是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因为他不仅曾经决志信主,因信称义,而且把起初接受的信仰坚持到底了(来3:14),直到去世前还同传教士保持着一种较为密切的关系,并没有放弃信仰。

这样看来康熙的基督信仰是真实的,是不容置疑的,他是一个真基督徒。

 清康熙帝赞耶稣基督诗词赏析

作者:般若

清朝康熙皇帝(1654-1722年),庙号清圣祖,公元1662年就帝位,执政61年;笃信基督。他热心追求基督真道,在国事纷繁之际,不仅利用时间学习圣经和属灵书籍,还常和那些远涉重洋而来的外国传教士谈道。由于他熟悉圣经和教会历史,在世曾写过许多教会题材的对联和诗歌。现今教会流行的《全能全知全美善,至公至义至仁慈》的名联,就是康熙皇帝的杰作。
 

康熙皇帝为了纪念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架上,曾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七言律诗,名曰《基督死》,人称《康熙十字歌》,这是一篇体会基督受难即景的佳作。它告诉我们,康熙皇帝曾熟读四福音书,他非常了解耶稣被钉前夕受审的经过;承认十字架之血是“百丈恩流”,特别领会耶稣在十架上说的话,故有“七言一毕万灵啼”的感述。今将《基督死》原文抄录于下,以飨众弟兄姊妹。

 
基督死
功由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恸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康熙皇帝精通古诗韵律,用“八齐”写这首诗,押韵严谨。这首七律虽只有8句56字,但却将耶稣从被捕到殒命的主要情节,描绘得淋漓尽致。奔放的诗句和整齐的韵律相结合,使人读来铿锵有力,意味无穷。如果一面读诗,一面默想基督苦难经历中那些悲痛的场面,必会历历在目,催人泪下。

    然而,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这巧妙的诗句,绝非轻易信手捻来,如没有熟读圣经,深刻理解耶稣钉死十架的意义,及勤操笔墨,反复推敲,素含深遂语言功底和丰富想象力,是绝不会雕琢出如此佳美的诗句来。

    另外,这首诗还有一个独特有趣之处,就是他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半两百千万15个数字和分寸尺丈4种度量全部巧妙地贯穿其内,给读者以量大、镜明之感。同时又显得里外和谐,纵横呼应,恰到好处,毫无牵强之意。

对此诗熟读之余,趣味盎然,故不揣冒昧,试作粗浅分析,供弟兄姊妹欣赏纳取。
这首诗开头第一句,“功由十架血成溪”,用开门见山的手法向人们揭示:顶天立地的救赎大功,乃是藉着耶稣基督悲惨地钉死在十字架上才得以完成。祂在受难的过程中,从橄榄山祈祷通体血汗(路22:44),到身悬十字架被长矛刺透肋旁所流出的血和水(约19:34),确实可汇集而涓流。至于用“溪”字来做比喻,可以联想,“溪”紧连于“泉”,那血就必然有喷涌之势,分流之广,圣洁之美,渴慕之众,刺心之痛,功效之巨。再者,耶稣基督在全球世世代代的聚会领取圣餐中被纪念祂的流血死亡,那“血成溪”就不是过分夸张,而是更确切地指出基督流血程度之深,救恩之大。

诗的第二句,“百丈恩流分自西”告诉我们,因着救世工程的完成,正如救主耶稣高深莫测不可估量的恩宠,才源源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流向人间,充满宇宙的每个角落。普世万民,当然也包括中国人民,靠赖着这恢复生命宝贵活泉,方可获得救恩的分施和永生的希望。“分自西”指中国万民救恩来自西域,耶稣钉死在西域的耶路撒冷,而我们中国在西域的东部。从作者角度谈到“分”,那是对耶稣圣血的感恩,分明道出救恩轮到作者自己,传到自己的国家。

     第三句“身列四衙半夜路”,是指耶稣被捕后,先被押送到亚那府内,“因为亚那是本年作大祭司该亚法的岳父”(约18:13)。但他审问毫无结果,便把耶稣送到该亚法那里去(约18:24)。该亚法和那些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官长早就想谋杀耶稣(路19:47,22:2),但因为“没有杀人的权柄”(约18:31),等到凌晨,又把耶稣送进彼拉多总督衙内(约18:28)。彼拉多见事情棘手,为了推卸责任,便又来个转移视听计,将耶稣转送到希律王那里(路23:7)。

   希律听说耶稣显过许多神迹,早就想看看祂,如今一见,便仔细地盘问起来。但耶稣对待他这个衣冠禽兽的态度却始终是一言不发。希律无可奈何,只好又把耶稣送回彼拉多那里(路23:8-12)。如此推来送去的折腾,耶稣不得不用半夜的工夫跟着恶众跑冤枉路,预表世界黑暗如夜,耶稣来得正是时候。

    “徒方三背两番鸡”是诗的第四句,门徒四处逃散(可14:50),唯独彼得暗随耶稣后面,进入大祭司该亚法庭院,想看个究竟(太26:58)。但因为“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可14:38),仅在几个仆人和使女的询问下,竟接二连三地发咒起誓否认自己是主耶稣的门徒。这应验了耶稣在受难前对他的预言:“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可14:66-72)这句引入鸡的叫声,实在妙哉。尽管人的软弱,背逆耶稣的旨意,但祂仍深爱世人,用鸡的叫声,把光明带给人们。

第五句“五千鞭挞寸肤裂”的句首,作者巧妙地用“五”开始。彼拉多明知耶稣无罪(约19:4),但却慑于恶众的恐吓:“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的忠臣。”(约19:12)他生怕丢掉自己的官职位,妄图用鞭打耶稣来讨好民众而神离魂行(路23:13-16)。

    根据传说,耶稣在彼拉多衙门内,被人尽扯其衣,鞭责五千鞭挞有余,全体剥伤,血流不止,其痛苦之状惨不忍睹,实难用笔墨描述。史料考证,当时罗马式的皮鞭,是一杆多头,而每条皮革制成的绳头上还嵌有一些铅丸和骨制尖钩,一鞭打下,便有数根绳落身,血肉横飞,使人无法忍受,所以“五千鞭挞寸肤裂”确系真实之词。再者,“寸肤裂”不仅表明耶稣圣身遍体鳞伤,而且更有“肉烂三分”之甚。

    第六句“六尺悬垂二盗齐”也用“六”开始,和第五句一样。耶稣圣躯被钉在十架上之后,恶众便把十架竖立起来,将耶稣的身体举离地面6尺以上,引人注目。与耶稣同钉的还有两个罪大恶极的强盗,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是恶人们精心策划故意这样做的。为了羞辱耶稣,将祂置身于盗贼匪类之间,与歹徒并列,让来来往往的恶众观看耻笑。与耶稣同钉的左盗,也竟然口出恶言,凌辱耶稣(太27:38-44,路23:39)。

     诗的最后两句“惨恸八垓惊九品”和“七言一毕万灵啼”,说明耶稣的奇苦剧难,震惊了八方官民之众。当时的犹太民众,虽则麻木不仁,漠然视之,但所有敬慕耶稣基督的人、门徒、已睡的圣人和天使,都深知救主圣死的伟大意义,这关系着普世万民的生死祸福。“万灵啼”即道出耶稣的死将换取万人得救的时刻已真正到来。

    耶稣悬在十架上,前后说了七句话。第一,是为钉祂的人祈求,求父宽赦:“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第二,是怜悯拯救右盗:“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3)第三,是当爱徒约翰的面,对祂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约翰说:“看你的母亲!”(约19:26-27)第四,是高声呼求神:“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可15:34)第五,是渴望人类归向神:“我渴了!”(约19:28)第六,是再一次大声呼求父:“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第七,是向人类宣布救世大功已告成:“成了”!(约19:30)十架七言散见于四福音: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各记一段,但内容相同,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各记三段,合起来共七段。

耶稣七言一毕,便低头气绝,那时天显异像:太阳失光,地动山摇,磐石崩裂,坟墓自开,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已睡的圣徒也从坟墓里出来,进了圣城,向许多人显现(太27:51,路23:44-45)。无论有灵无灵之物,都显得异常哀痛,证明我主耶稣是父神的儿子。

 

史料记载,康熙皇帝于1692年3月22日,发布敕令,列数传教士造益中国之种种,准许天主教在中国自由传播。并亲临北京宣武教堂,题“万有真源”、“敬天”两副匾额。还曾为北京天主教西什库教堂御题楹联和匾额,上联“无始无终先作形声真主宰”,下联“宣仁宣义律昭拯救大权衡”,横批“万有真源”。安庆天主堂建于清同治十年(1871),1893年完工。初名“耶稣圣人堂”,后改称“天主堂”。解放前该堂是安庆教区的一个总堂口。其建筑结构系砖、石、木混合,为中西合璧式建筑,门厅门楣有“天主堂”楷书三字额。教堂高大壮观,坐北朝南,呈十字形,宫殿样式,正面三个拱门,正门上嵌有竖刻“万有真源”四字石额,两侧边门分别竖刻“仁基远奠”、“圣域洪开”石额。教堂分前堂、中堂、后堂三部分。前堂是钟楼,高四层。顶层内装铜钟,二层是唱经楼,中堂即是会堂,后堂为祭台。

 

万有真源

无始无终先作形声真主宰
    宣仁宣义律昭拯救大权衡

清康熙帝御撰颂赞基督诗词


森森万象眼轮中,须识由来造化功。
体一无终而无始,位三非寂亦非空。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凭圣子通。
除却异端无忌惮,真儒偌个不钦崇。

功由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动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妙道玄玄何处寻,在兹帝监意森森。
群生蒙昧迷歧径,世教衰微启福音。
自古昭昭临下土,由来赫赫显人心。
而今基督恩光照,我也潸潸泪满襟。

赞 词

立天地之主宰,造人物之根宗。
推之于前无始,引之于后无终。
弥六合兮无间,造庶类兮靡同。
本无形之可拟,乃降生之遗容。
宣仁爱以博化,理微妙而难穷。

 

生命之宝


天上宝日月星辰,地上宝五谷金银
国需宝正直忠臣,家需宝孝子贤孙
黄金白玉非为宝,只有生命一世闲
百岁三万六千日,若无生命最可怜
来时糊涂去时亡,空度人间梦一场
口中吃尽百和味,身上穿成朝服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如何落在帝王家
世间最大为生死,白玉黄金也枉然
淡饭清粥充一饥,锦衣那著几千年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是神子通
我愿接受神圣子,儿子明分得永生


清康熙御选:颂赞耶稣基督诗词《万有真源》,共有三首。
下面所写,不能算为赏析,仅是一种注释, 仅供参考。

第一首

《万有真源》第一首开头第一句:"森森万象眼轮中。"诗人首先把神创造的浩瀚宇宙、缤纷世界,展现在我们面前,主世人看见神伟大、奇妙的创造。无怪乎大卫王向神发出如此赞美:"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将你的荣耀彰显于天……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诗8:1-3)。

诗人通过"森森"(本是形容树木茂盛,繁密,这里泛指多姿、纷繁的宇宙世界。)眼轮(指能转动的眼球;实指人们所看见的万象一切。)这两个简洁的词,就把人们的思绪,带进他那深藏着无限深邃的意境之中。

诗的第二句:"须识由来造化功。"告诉我们:所有创造,一切变化,都是出自这位造物主。所以,我们应该而且必须认识神,相信神,要认识并相信一切都是神所作的工。"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6);"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1:3);"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第三句:"体一无终而无始"。"体一",即一体。这是说明神是一,乃不可分割。"无终而无始",即无始无终。这是说明的永恒,乃超越时空。而"永恒"又是神的根本属性。因为神是"自有永有的"(出3:14);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启1:8);摩西说:"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诗90:2)。《圣经》里的这些描述,都是宣告神的永恒的。

第四句:"位三非寂亦非空。"恩赐原有分别,灵(圣灵)却是一位;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别,上帝却是一位。"(林前12:4-6)这三者是一,即合一。一位神显于三个不同的位格。此三者的见证。恰好构成了一个完美、完满、完全的见证。希伯来文的"伊加得"(echad),希腊文的"模纳斯"(monos)不是指数学或数目上的"一"。而是一位以上的合一。这就是启示复数的神性,是三位格合而为一体,是三而一的联合。"亦非空",是指这三位一体神的恩典、真理、生命,乃是实实在在、丰丰富富、充充满满……不但如此,我们所信的这位真神,也是"无所不在"(耶23:23-24);"无所不知"(约壹3:20);"无所不能"(太19:26)和"永不改变的"(雅1:17)。

"天门久为初人闭;福路全凭圣子通。"这是一副韵律讲究(平仄、对仗),修辞严谨,灵意颇深的对联。此联常作教堂门前的楹联。这副对子的意思是:由于始祖(初人亚当,夏娃)犯罪,人类堕落后,人与神之间有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人与神的交通阻隔(天门久闭)。

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地上完成神早已预定的赎罪计划——救恩。为我们开辟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福路)。藉着十字架,使基督成为神与人之间,唯一能够作的赎罪中保(全凭圣子通)。这副对联,既概括了神学上的《基督论》和《救赎论》;又蕴含着基督教信仰真义;也是贯穿整本《圣经》的一根引线。此乃一副绝妙妙联;此乃一首千古绝唱。

第七句:"除去异端无忌惮。"这句话是说:对十字架救恩真理,我们要永远高举并坚定持守;而对不符合信仰与教义的,我们要毫无顾忌,也毫不畏惧的去抵制。保罗说:"因为我曾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异端,总是否定十字架真理。

第一首最后一句:"真儒若个不钦崇。"这是说,只要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对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救恩,谁人不钦佩、崇敬呢!(若——在此作代词。)再说,一个基督徒能够夸口的,就是这十字架。因为: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

大卫说:"我的神,我的王啊,我要尊崇你,我要永永远远称颂你;也要永永远远赞美你的名。"(诗14:1-2)

第三首

《万有真源》第三首第一句:"妙道玄玄何处寻。"诗人首先向我们发出呼唤:人们啊!世上有这么美好、奇妙、深奥的十字架真道,你们还要到哪里去找?是的,"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

第二句:"在兹帝监意森森。"在兹——念念不忘的一件事。诗人紧接着又严肃地向我们指出:大家千万不可忘记:我们所信的这位神,是在暗中时时,处处察看着我们的心思、意念和行动。所以,大卫说:你已经监察我,认识我。……你知道我的意念……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诗139:1-3)

第三句:"群生蒙昧迷歧径。"在此诗人看到:芸芸众生,如此光景,不禁感慨万千。对于世人如此无知、刚硬、悖逆、不信,诗人更觉痛切。是的,"我们都如羊走迷。"(赛53:6)而羊的走迷,又是因羊偏行己路,迷途不知返。多么可怜!求神怜悯。

"世教衰微启福音。"这是第四句。诗人敏锐地觉察到,并尖锐地指出:当今世风每况愈下,世局动荡,世事纷繁,世道败坏……对此,无论是宗教的,抑或是非宗教的,都弄得人晕头转向,仿佛置身于旋涡之中。但是,诗人并不因此悲观、失望,他把笔锋一转,给人们指出迷津,发出一线曙光——福音。因为只有启福音,才能使这个扭曲了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五、六两句:"自古昭昭临下土;由来赫赫显人心。"这又是一副妙联。意思是:真理之光,来到地上,自古至今,从发生到现在,这真光不但久盛不衰,而且是深入人心,在这里,诗人用"昭昭"、"赫赫"叠词来衬托和形容真光的明亮和盛大。"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9)是啊,世人一见到这真光就昭然若揭了。因为,"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约(3:19)。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

诗的最后两句:"而今基督恩光照;我也潸潸泪满襟。"这是诗人情感发展的最高潮。从字面上看,似乎一目了然,但其中诗意,却令人感动不已,并激起我们共鸣。诗人不仅在心中赞美主的恩光,"犹如光明银烛",而且还引吭高歌:"众光之源,三一上主,赐恩无限,照耀辉煌;荣耀赞美,归于上主,我众齐心,高歌颂扬。"(《新编》第9首)

在高歌之余,诗人又在默默思想:十字宝架,救赎大恩,想着……想着……不禁泪水涟涟,湿透衣襟

我个人觉得从康熙对基督教信仰的理解上来看,很可能是一个已经接受信仰的人;不过他不接受的是教会。所以可以说他一生没有“加入”教会,但很可能是蒙恩的人。

 

基督徒作家:康熙皇帝信主毫无依据


作者:支恩慧


康熙皇帝因为《十字歌》被很多人认为是基督徒,他在《生命之宝》一诗中写道的“我愿接受神圣子,儿子名分得永生”更被当做是他决志信主的证明。而一位基督徒作家经过对康熙历史考证之后却表示,康熙皇帝是信徒的说法毫无依据。

对于康熙的决志诗,厦门基督教竹树堂《葡萄园》杂志编辑吴保罗认为,康熙出于对耶稣博爱精神的感动,写诗纪念也属人之常情。诗歌很多时候是有感而发,并非是理性思考的产物。”通过对康熙是否受洗的考证,及其妻妾成群、拜各种偶像,甚至晚年逼迫教会,严重违背基督教徒的行为,吴弟兄得出结论,“康熙对福音只是仰慕,而非信仰。”

中国基督徒好似特别喜欢名人的信仰故事,有些甚至说温家宝、周恩来都是基督徒,包括最近辞职的泰国美女总统英拉。对于这种现象,吴弟兄在接受福音时报同工采访时表示,中国人的官本位思想比较严重,帝王将相信主影响力远远超过科学家、明星、文学家

可是作为基督徒,“不能为了传福音而编造名人信主的假见证”。在文章最后,吴弟兄写道传福音是见证神的荣耀,假见证只会让非信徒觉得基督徒很无知、很极端,为了传教而不惜手段,反过来导致主的名受到羞辱。

更何况,福音本是神的大能,”他反问道,“难道我们需要名人信主才能证明真理吗?

以下是吴保罗《康熙信主是真的吗?》文章全文(引自“灵度书城”):

 这几年关于某某名人是基督徒的说法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中国历史上的名人都成了“基督徒”,其中传得最广,相信人最多的当属爱新觉罗·玄烨,即著名的清圣祖康熙皇帝。那么我们熟知的“小玄子”真的是基督徒吗?

很多人相信康熙是基督徒主要来自他写的《十字歌》,诗云:“功成十架血半溪, 百丈恩流分自西。身列四衙半夜路, 徒方叁背两番鸡。五千鞭挞寸肤裂, 六尺悬垂二盗齐。惨恸八垓惊九品, 七言一毕万灵啼。”此诗描绘了耶稣基督受难的过程,读之令人涕零。此外,康熙在《生命之宝》一诗中提到“我愿接受神圣子,儿子名份得永生。”,好似他已决志信主。然而诗歌很多时候是有感而发,并非是理性思考的产物。因而仅凭诗歌是无法断定康熙是基督徒的,我们需要从康熙在历史上的事迹去探寻。

一个人是否是基督徒,最重要的标志为是否受洗归主。康熙身边有很多西方传教士,比如南怀仁、张诚、白晋等等。他们都曾经作为康熙的理科教师,多多少少会利用教学机会,向康熙传福音,因而康熙听到福音是肯定的。但他是否受洗呢?每当有教友接受洗礼时,传教士都会在给国内的信中以及自己的日记对此记载,对于社会上的重要人物,更是大书特书(比如徐光启就是一例)。然而从目前掌握的传教士书信

看,尽管对康熙赞赏有加,但从未有关于康熙受洗的只言片语,可见,康熙并未受洗归主。

基督信仰具有严格的伦理性,对于婚姻问题更是重视,持守一夫一妻的信条,反对纳妾、婚外情等等违背教义的行为。明末清初在华传福音的天主教传教士对此十分严格,禁止纳妾的人受洗归主,除非他与小妾解除关系,并给予妥善安置,进行忏悔后方能入教。根据历史记载,康熙一生中前后有4位皇后(雍正之母为他即位后追封),其他妃嫔更是达到35位。可谓妻妾成群,试想这样一位严重违背教规的人可能是基督徒吗?

基督徒信奉独一真神,严禁祭拜其他偶像。而康熙受满族传统影响,信奉萨满教与藏传佛教,对汉族的各路神佛也都顶礼膜拜。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如此拜偶像的,从这点看,也足以说明康熙并非基督徒。

最重要的是,康熙晚年发起了对教会的逼迫。由于中西礼仪之争的影响。康熙对教会的好感逐渐减弱,1704年,教宗格来孟十一世发表禁止中国教徒祭祖祀孔的禁约。1720年,康熙针锋相对地发布禁教令,严禁外国宣教士到中国传教。作为基督徒对于教会事工会有不同的看法,甚至会出现激烈争执,但绝对不会因此而恼怒教会,并进行逼迫。“百年禁教”充分暴露了康熙真实本质,他对于福音只是仰慕,而非信仰。

也许有人要问了,那该如何理解康熙的“福音诗歌”呢?首先,康熙作为较为开明的皇帝,在宗教政策上自然采取兼容并蓄的方针,对于国内的所有宗教团体都会进行适当的安抚,题写诗歌是很正常,唐代信奉道教的皇帝也曾给景教教堂题写匾额。其次,耶稣基督为了救赎世人,甘愿受难的行为震撼人心,即使非基督徒对此也深深地感动。比如近代的无神论者陈独秀,就号召中国青年学习耶稣舍己牺牲的精神。康熙

出于对耶稣博爱精神的感动,写诗纪念也属人之常情。最后,从泛神论者角度看,他们不会承认独一真神的存在,但会相信万有诸神,他们会认为耶稣仅是万神之一。就如很多佛教徒也认为耶稣是位菩萨,而十分崇敬。康熙的“决志诗”大体也属于这种情况。

终上所述,可以证明康熙皇帝并非基督徒,网上关于他是信徒的说法毫无依据。我们传福音务必要注意,不能为了传福音而编造名人信主的假见证。我们传福音是见证耶稣基督的荣耀,怎么可以用假见证去宣传呢?这只会让非信徒觉得基督徒很无知、很极端,为了传教而不惜手段,反过来导致主的名受到羞辱。更何况,福音本是神的大能,难道我们需要名人信主才能证明真理吗?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